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只要是男生都一定会想进去的公司(二)

「暂时没有了。」

那我们谈谈正式的待遇,若你受聘,年薪是两万美元,再加上医疗保障和退休保障计划,花红及年终奖金另计。每年会有七天有薪假及十四天年假,期间可以选最多一百位女职员陪你渡过。由于你需要搬到这儿居住,并迁入我们替你安排的宿舍,我们会负责你的搬迁费用。你还可以选5个女同事去协助你收拾东西和解决生理需要。你可以考虑一个星期,才决定是否接受。

「我不需要考虑,这工作实在很吸引和有挑战性,我决定接受。不过因为要搬屋的关係,我相信要一星期后才能上班。」

在我表示接受时,我看到洁文的表情明显放鬆了。和一直以来友善而专业的态度不同,她像个小女孩般兴奋的说着:「实在太好了。你做了个最好的决定,相信不用一个星期我们便可一起工作了。这份员工守则你需要看,里面详细列出你要遵守的规则和你所享有的权利。现在我先带你去做身体检查。」

我即场就把聘书籤了,签好后我们离开我的办公室。路上我兴起了一个恶作剧的念头,把阴茎自裤裆内掏出,然后截停一个在身边经过的OL,把手伸进她的裙底扒下她的内裤。接着我把她推到墙上,把阴茎插入她的体内,并吻着她的嘴。由于我才刚刚做了一次,所以便没有打算在她身上抽插。我只是让我的阴茎插进她体内,并隔着衣服搓揉她的乳房,直到肺部氧气用完要换气时,才把阴茎抽出让她离开。

接着,我抓着第二个经过的OL,重複刚才所做的事,扒下她的内裤、插进她的体内、搓揉她的乳房,然后抽出阴茎让她离开。

第三个正要经过的OL停下脚步,耐心的等待我放开正插着的女人,然后插进她的阴户内。其中一个OL在轮到她时,急急的自己动手脱下内裤。另一个直接把内裤扯破,以免浪费时间。另一个没有做任何动作,不过当我把手伸进她裙底时便明白了她的原因,她可没有内裤让她脱下。

更多的OL走过来,等着我插她们,其中一个甚至在我插入的同时得到高潮,结果在走过几百米的通道间,我足足插了二十个OL。

当我到了医护大楼,我看到很多护士。她们戴着整齐的护士帽,白衣裙很短,走路时会露出半条大腿,看起来很可爱。我被带进了一间很大的病房,躺在病床上,首先有两名谖士替我换上睡衣,之后就来了四个女医生和十六位护士,她们的穿着都带点性感,总是有意无意的想暴露大腿根。我的眼睛在这群年轻的护士身上打量,想起以前只能幻想护士小姐的裸体,去满足的性慾。我想,这次会不会可以会护士小姐做爱呢?房间里的十八个白衣天使的都很俏丽,能上到任何一个都心满意足了。

她们白色的制服完全贴在身体上,走路时从胸部到屁股露出艳丽的S型线条。如果从前面看,贴身的制服,只是没有戴乳罩,显然能看出丰满的双乳。如果再仔细看,就能看出浅红色的乳头顶起胸前的白色制服。一位看上似是中年妇女的女医生说:「李先生,你好。我是你这次身体检查的主诊医生,叫我美妮就可以了!」检查开始,先是视力,抽血,心肺功能等基本测试。我的全身被她们的嫩手摸了好几转。虽然弄了很久,但我一点都不感到烦厌,可能是因为护士们都很漂亮吧!

完成了检查后,美妮说:「你的身体状况很好,现在我需要你的尿液样本。」

一个护士拿来尿瓶,拉开我的睡衣前摆。我紧张的吸了一口气,因为我已脱掉内裤,只见红色的阴茎从睡衣下出现,而且直直的挺起。我急忙转开视线,不去看阴茎。只见护士右手拿尿瓶送到我侧卧的下半身,另一个护士用三根手指轻轻握住阴茎,引导肉棒进入尿瓶。我立时感到脑海里有一阵的快感,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虽然以前都试过验小便,可是那都是自己到厕所去收集,现在却要当众尿尿,一时间,我羞得尿不出来。

这时,美妮说:「李生看来要喝点水,姑娘们设法让他射精一次。让阴茎软下来好收集样本。」说完后,护士的手开始套弄着阴茎上下摩擦,又柔搓我的阴囊。我不禁闭着眼睛享受柔软手指的触感,不久,护士就改用用舌尖去舔龟头,我感到坚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咙深处。两位本来站在一旁的护士走上来,一人抓起我一只手,撩起她们白衣的裙摆,把我的手插入裤袜和屁股之间。我感觉到她们毛茸茸的阴户是没有穿内裤。她们引导我的手去享受她们光滑的屁股的弹性感觉,又微微分开夹紧双腿,让我的手指滑入湿淋淋的阴户里。当我把手指抽出来,只见上面沾满了透明的黏液,在日光灯下发出光泽。

突然间,美妮弯下身来,嗲声嗲气的在我耳边耳语:「李生,你这么拘谨,检查很难继续的。我们都是公司的一分子,可以随时随地为你提供性服务的。你放鬆自己,尽情淫乱的玩弄我们,这样的检查才準确啊!越淫蕩,越準确啊!」她这样一说,我的理智完全丧失,淫贱地说:「想不到你们的阴户会这么湿呢?是想性交吧!为了容易插进肉洞里才会这样湿淋淋吧!对不对?」

我的手又伸入白衣内,淫邪的手指从屁股缝插入肉洞里,抚摸不像是处女的流出大量淫蜜的肉洞。但这次很不同,她们用力夹紧大腿,可是,我毫不在意,因为她们的反抗使我更兴奋,我任意侵略柔软的淫肉,把充血勃起的阴核剥开,轻轻的在阴核尚揉搓。渐渐的,我感到夹住我手腕的大腿,慢慢放鬆力量,令我更大胆在肉洞里活动手指。

她们也开始扭动屁股配合我的动作,同时,口交的护士的嘴里发出哼哼声,只见她握住肉棒的根部开始抚摸,上下摩擦,一面把美丽的嘴唇张开,伸出舌尖去舔从龟头流出的透明液体。我忍不住的叫了起来,看着面前的护士,算是不错的美女,替我性服务,心中乐滋滋的。想着能和美女护士性交,就产生极大的兴奋!

我为甜美的快感半闭起眼睛,让护士引导我的手去打开她们白衣的拉链,手进入纯白的乳罩里,令雪白的双峰露出,抚摸有弹性的乳房,柔软的嘴唇和乳房,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医疗室里做这种好事。

我随手伸入其中一个护士的裙内,发现阴户已经十分湿润。我用手指分开柔软的阴唇,洞内很窄小,只能勉强进入二根手指,当插入的手开始活动时,只见她不断扭动她艳丽的屁股。

我看着站在一旁的女护士,在她们模特儿般均匀的身上打量。眼里发出淫邪的慾火,说:「这里正好有空床,你们三个就在那里手淫吧!美丽护士小姐的手淫秀,不是随便看到的。你们先坐到那个床上吧!把上衣的拉链拉开,脱下三角裤。」她们含羞似的,一脸委屈的坐到床上,手放在胸前的拉链上,把拉链拉到肚子的下面,又是没有穿乳罩的乳房!然后稍许擡起屁股,把纯白的三角裤和裤袜一起从修长的腿脱下来,整个丰满乳房从白衣之间露出,我忍不住吞下口水。

她们的手伸入上衣里,开始慢慢的抚摸乳房。我说:「要认真的弄,把腿分开!」 我见她们又点迟疑,又说:「脱衣舞孃在开始时,不是有露出阴户的姿势吗?你们照那样做!」在我的「号令」下,她们慢慢分开双腿。随着两腿分开,原来盖在膝盖上的白衣,慢慢向上缩短,露出白衣内丰满的肉体。我几乎停止呼吸,因为看到黑色的阴毛,她们闭上眼睛,左手在一个乳房上轻轻揉搓,右手从膝盖的内侧向大腿根移动,修长的雪白手指犹豫一下后,移动到阴毛上,在那里轻轻揉搓。我说:「看不清楚,要把膝盖数起来分开一点!」

她们一脸羞耻,但继续把双腿分开,抚摸乳房的手也慢慢用力,阴毛上的手也开始活泼的蠕动。手指摸到阴唇上,手指更激烈的寻找最敏感的部位。又用手指捏弄完全勃起的乳头。「啊…」其中一位开始出现快感忍不住叫了声,好像支撑不住身体的倒在床上,白衣的下摆已经撩起在大腿上,暴露出赤裸的下体。双腿分开约120度,令阴户清楚可见。

只见她们的手指活动得更快速,美丽的手指在微微起的维纳斯山丘和下面的肉缝上有节奏的抚摸,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阴核,从处女般的浅粉红色洞口看到湿润的光泽。她们雪白的身上微微出汗,乳房被抚摸得出现红润,最后,中指插进肉洞里。她们轻轻哼了一声,仰起美丽的下颚,中指的第二关节已经进入肉洞,在里面和四周的肉壁摩擦,另一只手也从乳房转到下半身,左右手一起摩擦敏感的阴核,无意中开始扭动屁股。

她们紧紧闭上眼睛,咬紧嘴唇,两条雪白的大腿夹在一起摩擦,手夹在光滑的大腿间,更活泼的蠕动。在自己最熟悉的敏感带抚摸,揉搓,挖弄,从下腹部传来肉体摩擦发生的水声,流出的蜜汁弄湿肛门,她们擡起屁股夹紧双腿,手指深深插入后,用力抽插数次,忍不住扭动屁股。看来,高潮将要来临了,「啊!」她们一边喊,一边身体向后仰,头上雪白的护士帽顶在床垫上,用力把中指插入。强烈的高潮,使已经擡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后,跌落在床垫上。

我边享受着护士的口交,一边看着她们自慰,就算今早射了两次,还是慾火高涨。我说:「你们刚才自己弄得很凶,我还未看过同性的性交,试试吧!首先,你们两个一起脱衣服吧!」我淫邪的翘起嘴角,指着两个站在远方的护士说。

那两个护士表情紧张,但都同时走到我的床边,伸手把胸前的拉练慢慢拉下去;看美女的护士脱衣服,和看色情电影,完全是两回事。二人脱下白衣,偶尔也以怨恨的眼光看我,弯下身体把包围下半身的裤袜和内裤一起从脚下脱去,身上只有美丽的黑髮戴着白色的护士帽。真美,我不由得吞下口水。

她们一个叫丝丝,奶子比较大点,另一个叫敏仪,身材比较着通,但是脸蛋儿长得很俏。丝丝把敏仪轻轻放到病床上,敏仪双手抱在胸前,闭上眼睛,咬住红唇的样子有说不出的可爱。丝丝亲吻着敏仪,二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丝丝用舌尖舔敏仪粉红色的耳垂,敏仪颤抖一下缩紧脖子,难为情的用手掩饰胸部。丝丝作出妖艳的笑容,拉开她的手,吻她胸部,把乳头含在嘴里,温柔地戏弄敏感的乳头。

敏仪发出能使听到的人感到性感的哀怨声音,同时扭动身体。丝丝发出甜美的声音:「敏仪,你太可爱了,来,在姊姊这里同样弄吧!」她挺起美丽的乳房压在敏仪身上,再稍微擡起胸部,留出一点空间,让敏仪把凸出的乳房含在嘴里。丝丝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妖媚的歎息,美丽的眉毛也弯曲,香唇翘起,手指抚摸敏仪的耳根。

我心想:「啊,真够劲,近处看真人表演就是不一样!」我紧张的瞪大眼睛看两名护士淫秽的做爱,手亦抚弄着另一个护士的一对发达的锺型双乳,直抚得粉红色的乳头勃起。我那一直被含着的肉棒也硬得不能再硬了,要不是今天射了两次,我早就射精完场了。不久,丝丝的裸体向下移动,把敏仪的双腿分开竖起成M字型,丝丝把头埋在敏仪的双腿之间,在敏仪新鲜的肉壁上以不顾一切的态度猛舔。因为丝丝的上半身向前弯曲擡起屁股的关係,由屁股的嫩肉围绕的耻部完全曝露出来,肛门的花瓣像没有用过一样的清纯,但微微绽放,露出湿湿的光则。

「敏仪,我已经不行了…」丝丝用迫切的说着,并改变身体的方向,二个人的大腿交叉,使阴户与阴户紧接。丝丝抱起敏仪的腿,两人的下体在上下摩擦,两个成熟的肉体,像软体动物一样的扭动。敏仪发出快感但又惊讶的声音,阴毛一起摩擦发出亦沙沙的声音,像是每一次都刺激到敏感的阴核。敏仪也开始扭动屁股,丝丝忘我的大叫:「那里好舒服…」。她们的蜜汁,在两人的大腿上发出光泽,湿淋淋的花唇摩擦时发出淫縻的水声。两个护士都扭动有白色护士帽的头,完全露出本性,更贪婪的向高潮的顶点挣扎。

我也伸出手指插入丝丝和敏仪的阴户里揉搓,说:「你们湿淋淋的淫乱肉洞夹住我的手指,真是本性淫乱的女人!」这时,美妮医生拿着一根黑色的女同性恋专用的假阳具,它有点像中世纪在西欧使用的贞操带,腰带上装有覆盖阴户的皮带,不同的是,在相当于阴户的位置上有两根内外吐出的假阴茎。美妮把这假阳具套在丝丝美丽的下身上,腰带则在丝丝的腰上固定,然后把皮带上的塑胶假阴茎,慢慢的在丝丝肉洞里插入一根。「啊!」丝丝轻轻哼一声,双手忍不住颤抖,当假阴茎完全插入时,丝丝的身体软棉棉的要当场躺下去。美妮支撑着丝丝的屁股,把皮带拉紧,将一端固定在腰带上。

真是很奇特的模样,头戴护士帽,像维纳斯一样的美丽裸体,可是她的双腿中耸立一根发出黑光的假阴茎。美妮抓住从丝丝的大腿根挺出的假阳具用力旋转,令深深插入的假阳具在丝丝火热的肉洞里转动。丝丝抚摸着自己丰满有弹性的乳房,压着敏仪的身,把小小的已经勃起的乳头含在嘴里。丝丝在敏仪的身上爱抚,从可爱的耳朵到脖子,从敏感的腋下到小腹,敏仪的敏感肉体随之颤抖,呼吸也开使急促,她的身体已失去抗拒的力量,经过一阵长长的深吻,二个人同时深深歎气。

丝丝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深深插入的假阴茎在肉洞里引起强烈快感,本来接吻就已经有强烈的甜美感,丝丝还加速用手摇动插在自己肉洞里的假阳具。而在丝丝身上突出的假阴茎,动不动就碰到敏仪的阴户上,立刻变成强烈的刺激使肉洞里出现搔痒感。接着,丝丝咬紧红唇,把敏仪的充满健康美的大腿左右分开,只见暴露的花蕊流出黏黏的液体,看来她已经发情。

丝丝张大充满情慾的美丽眼睛,她的身体进入敏仪的双腿之间,手握住挺立的假阳具,把前端压她的阴户上。丝丝的身体慢慢向前挺,黑色的假阴茎头部微微进入敏仪阴唇里,慢慢塞满她的阴户。丝丝毫不留情地抽插,两人雪白的脸颊淫靡的隆起,护士帽有节奏的摆动,两人握紧和真的肉棒一模一样的假阳具,前后活动,同时也淫秽的扭动屁股。看到这种情形,我的慾火烧到极点:「你们不要自己一个人享受,和我玩玩吧!好吗?」

马上有几个护士又走到床边,拉开白衣,让我的双手自由的抓住富有弹性的乳房揉搓。「真是美极了!」我心想,她们发出白色光泽的裸体,有压倒性的美感,一手不能完全盖住的乳房,如小提琴一样凹下去的细腰,穿着极薄贴身的裤袜,因为没有穿内裤,从裤袜渗透出黑色的三角地带。在灯光下,美丽的护士露出难为情的表情掩饰白玉般的肉体,有说不出的性感,这景象令我的慾望越来越强烈。

我舌头不停的在乳房上舔,又用整个手掌压在丰满的乳房上旋转,几乎能看到青色静脉的乳房充满弹性,能把我的手指弹回去。我紧缩嘴唇如婴儿一样吸吮乳头,右手则伸向大腿根,她急忙把有一点鬆弛的大腿夹紧,但我的手指已经滑入肉缝里,透过白色的裤袜在柔软的肉缝里轻轻的摩擦。另一只手继续抚摸越来越热的乳房,不久后透过裤袜感受到蜜汁湿润感。我感到原来夹紧手腕的大腿,逐渐无力的鬆开。

一个护士把屁股转到床头的方向,形成69式的姿势,骑在我身上。我撩起白衣抚摸着屁股,看到两个丰满的肉丘,在肉丘的溪谷间有湿淋淋的阴户。「不要看。」她说,但我却仔细的看着美丽护士的阴户,以妇产科医生的态度抚摸有黑毛装饰的花瓣。我说:「是漂亮的粉红色,好像经验不多的样子!」

她的屁股颤抖,同时用力紧缩肛门,本来就窄小的肉到变得更小,进入一半的手指被夹紧,我同时用手指玩弄充血勃起的小肉豆。她发出急迫的声音,扭动光滑洁白的屁股。我把脸靠在屁股沟上,伸出舌头舔着阴唇,闻到向潮水流下后发霉的味道,深深吸入。当我把两片阴唇向左右分开,从里面露出複杂的构造,而且沾满蜜汁。我奸笑着说:「已经这样湿淋淋了,差不多想被插吧?你们自己骑上来吧!这是女人在上的骑马姿势,护士应该知道吧?」

护士慢慢的改变身体方向,骑在我的下腹部上,她右手握住肉棒,然后慢慢放下屁股,呻吟了几声。美丽护士双手放在我的肚子上,形成半蹲的姿势,我拚命的向上挺起屁股,感到膨胀的龟头似是碰到子宫口,她拚命的摇摆戴白色护士帽的头,突后就向前仆倒,喉咙也发出凄惨的叫声。我抱起护士,双手握住从制服露出的乳房,手指捏弄擡起头的小小乳头,像是可口的白桃,有力的弹性把手指弹回去。

我停下来说:「你自己扭动屁股吧!」护士慢慢前后摇动屁股,轻轻擡起屁股又轻轻放下去。我更是兴奋,抓住丰满的双乳,更仔细的揉搓,不停对勃起的乳头揉搓。我双手抱住她的屁股,让肉棒变成在洞口戏弄。她的汗珠从雪白的脖子流到乳沟上,从性器交媾的位置发出摩擦的水声,丰满的乳房在不停的摇动,窄小的阴道慢慢鬆弛分泌出蜜汁的肉壁包围肉棒。

之后一个护士坐到床上,双腿分开竖起成M字型。裤袜的中心线正好在阴唇的正中央,在白色极薄裤袜下,几乎能看清楚每一根阴毛;而且微微张开的阴唇吐出大量黏黏的蜜汁,把裤袜紧贴在阴唇上,显示出那里得複杂形状。「哈!这里已经湿淋淋了!」我笑说,把脸埋在她双腿之间,并伸出舌头进入吐出蜜汁的肉洞里,马上闻到强烈的味道。

我的舌头在肉缝里挖弄,刺激在敏感的阴核上时,她产生一种坐立难安的强烈快感,拚命忍耐时这股快感出现在雪白的裸体上,忍不住左右扭动。原来似要逃避的耻丘,现在反过来迎接我的舌头,加上听着一房的淫声浪叫,这种感觉使我大为兴奋。我的下半身进入形成M字型的双腿间,当肉棒的尖端在靠上的溪谷定位后,用力插进去。肉棒深深插入后,肉洞仍就是那样窄小,可是里面的肉壁像柔软的手掌,把肉棒温柔的包围,而且开始蠕动,有如把肉棒向更深里面西进去的样子。

她仰起头来,身体向上挪动,护士帽在头与床之间压扁,甜美的刺激感直达脑海,我抽插的速度开始加快,有如做伏地挺身的样子,用力插入到肉洞里。为追求高潮的极点,她故意挺起耻丘和对方摩擦,因为上身向后挺,更强调美丽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头也好像要求什么东西的勃起。听到美丽护士们如泣如诉的哼声,我觉得自己登上天堂,原以为她们像绽放在高领上的花朵,不是我能高攀的。可是这个美丽的护士,正在我的肚子下甜美的呻吟。我用手指玩弄勃起的乳头,火热的肉洞里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壁缠住肉棒,令我的精液从输精管前进。

「李生,要不要干处女护士?她叫莎拉,今年才20岁。」美妮一边说,一边揉着一个年轻女护士的阴户。我推开抽插中的女护士,走到莎拉面前。她的紧张的想夹紧大腿,但已经来不及阻止我的身体进入大腿之间。我同时把肉棒对对她处女的洞口。莎拉拚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被我用身体迫开以后,便无法再合拢了。我用力向前挺,凶暴的龟头把新鲜的粉红色阴唇顶开。莎拉发出尖叫声音,可是我不顾一切的把肉洞向里插。因为激烈的疼痛,莎拉发出惨烈的叫声,身体慢慢向前挪动,我追逐向上逃走的阴唇,同时有如橡皮的肉膜阻挡前进,使我更发生强烈的虐待慾望,使出全身的力量向里插入。

突破处女膜的粗大肉棒,立刻侵入窄小的肉洞里,肉棒冲入到阴道的最深处。我开始抽插,雪白的下腹部隆起成肉棒型,挤出黏黏的蜜汁,而且在半透明的蜜汁中混合着证明破处的浅红色血液。强烈的抽插使莎拉美丽的乳房不停的颤抖,我的虐待狂慾望愈来愈强烈,狠狠的向窄小的肉洞里插去,同时一把抓住她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里。

莎拉把夹紧我腰部的双腿,改放在我的腿下,併拢伸直。我低哼一声,连连又快又深的插入,她也以勒紧屁股的肌肉,挺起耻丘作为回应。「洩了!」她尖叫一声,全身随即僵硬。莎拉皱起眉头不顾一切的喊叫,我也猛烈的抽插,已经压扁的雪白护士帽前后猛烈摇动,窄小的肉洞微微发生痉挛,同时夹紧肉棒。「啊…」莎拉的身向后仰,然后,我的肉棒抽慉一下后,以猛烈的力量喷出仅余的精液。在麻痺般的陶醉感中,又猛烈抽插十多次,阴户的肉壁紧缩,巨炮爆炸,把精液一滴不剩的送进去。享受过射精余韵的我,从躺在那里像死人般的莎拉体内拔出失去力量的肉棒,  

回头一看,只见有护士坐在地板上,附近有一滩水。有护士站起来,把红唇压在肉棒上,手指握在肉棒的根部,慢慢揉搓的同时把龟头含进嘴里,用舌尖舔肉棒背面的肉缝,还把肉袋也含进嘴里,为我好好清理一番。

我躺在床上休息,一天内干了三次,真的吃不消。为了身体着想,我以后一定要节制一下。一场激烈的性爱后,我和医护人员闲聊。过了很久,我感到软软的阴茎被握着,原是是护士用尿瓶準备收集我的尿液。另一个护士用手指轻轻握住阴茎,她轻轻一按,我便再也忍不住,一股尿液,激射进尿瓶中,全部尿进了尿瓶里。

「好了!李生,检查已经完成了,你可以离开了。下星期我会把报告寄给你。」美妮妖艳的说。

离开了医护大楼,我拖着疲乏的身子和洁文到了厂房。我先选了5个漂亮的女人陪我搬家,再一起到另一间房,那儿放着数百个衣柜和旅行箱。洁文指示那五个人每人拿一个,并训示她们:这是你们在这星期会穿的衣服。那包括了你们现在正在穿着的短裙,也有些比较保守的衣服,包括牛仔裤、长裙等。平常你们会照现在一般穿着,不过当离开李先生的公寓,或有客人的话,便换上保守些的衣服。你们很清楚,大城市的人受不了女人这样穿着的,你们要尽力满足他的性需要,但就别让其他男人碰你们。因为按照这次的行情和职责,你们只允许为公司的男职员提供性服务,不必要,亦不可以和其他男人性交,这点别忘了。

说完后洁文转身对我说:「起行前,因为男职员每月抽奖,得你一个男性,中奖的自然只有你了。新制度是上个月实行的,所以累积了两次机会。你可以为公司的女职员增加两项规条,有什么提议吗?」

「这样啊,哈!第一,所有女同事上班时,在不影响工作下,不可穿任何衣服,只可在生理期时穿着丁字裤,或者是因为工作等的特殊原因而穿着衣服。第二,女同事上班时都必须穿不低于三吋的高跟鞋,如何?可以吗?」我说。

看来无问题,但要各部门主管开会决定。你这么快便脱光我们,下个月的命令你怎下?另外,违反的话,惩罚又是什么?

「哈哈…惩罚往后三天上班时,将打开电源的按摩棒放入阴户中,下个月的规定,到时再算吧!」

说完后我带着五个女人,準备回家收拾东西。其中一个原来有个十六岁的女儿,真看不出来,她自己看来也不过二十来岁。但她并不想把女儿留下,所以她女儿也和我们一起出发,而且她非常明确的表示,我完全可以随意玩弄她女儿,就像我可以随意玩弄她一样。

当她在她女儿面前这么对我说时,她的女儿只是脸红红的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结果,我带着一车的女人驶离这个偏僻的地方,回到我所居住的大城市。想到将要离开繁华的大都市,搬到这鬼地方居住,有点失落。但我这样想的时候,那十六岁少女从未被人开发的处女地,正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阴茎,上下的套弄着。所以,我认为搬到那儿必能补偿离开大城市所失去的娱乐。

旅途中,我自然继续干她们,有一次,我叫其中一个女人驾车,自己则在后座轮干着那两母女。晚上在旅馆渡过,坐了一整天的车,她们只替我口交和乳交,以保留我的体力。有熟悉家事的女人替我收拾旧公寓,不到半天,就理好旧居,退了房子。很快就回到荒凉的小镇,当晚我就去到我的宿舍。

宿舍是一间三层高平房,每层有80平米,有一个小前院,没什么间隔,但一般家俱都齐全。地下是大厅,二楼是厨房和起居室,顶楼自然是我的房间。我一个人住,并不觉挤迫,但附近没有市场,买东西就要到公司里,那里有间由公司经营的超市。

这晚,她们六个替我布置新居和料理晚饭,我没事干就轮着干她们。令我惊奇的是,她们平均年龄不过22岁,阴道紧逼之余,技巧却是十分卓越,令我十分兴奋。她们介绍了很多我从未试过的体位,侧入式,多人性交等,令我大开眼界。

第二天早上,洁文就在前院等我。不同的是,她只穿很普通的运动装,把美好的身材收起来,看不到春光,我顿时感到有点失望,不过我想一切还是回到办公室再算吧。宿舍离公司很近,我们步行十来分钟就到了。洁文先叫我到她的办公室侯着,她说一会再来。

我纳闷的在洁文的办公室,因为上班路上,我见到个个OL的衣着都保守了许多,运动装牛仔裤多的是,穿及膝洋装高跟鞋也只有零星几个。才一星期,乳沟屁股美腿全看不见。我有股不安感,难道面试那天只是为了引我上当的假象?莫非这是犯罪公司,想引诱我做不法的勾当?

没多久洁文回来了,但我却吃惊的盯着她的身子,因为她身上光脱脱的没有一块布!一对圆浑的吊钟型乳房毫无保留的暴露我眼前,两颗乳房坚挺结实。我不由自主的马上站起,才发现洁文穿了一双很高的高根鞋,令身材不高的我比她矮了半个头有多。本来她就比我高一点儿,何况有高跟鞋?这时,洁文的眼睛对望着我的眼睛,笑说:「你干吗盯着我的奶子不放?」

我说:「你这是干什么?」

我?暴露全身啊!你不是定了两条新规定,在公司里要穿高跟鞋和不可穿衣服,怎么?忘了?既然在公司不穿衣服,女同事们都会选择在外面穿得平常点,回到公司到更衣室脱光算了。现在还早,等一会她们全都上了班,几万个女人光着身子任你看呢!

对了,李先生,这是你的工作证,公司是电脑化,没有工作证的条码通行,行动会很不方便。我会带你把公司上下走一遍,让你清楚了解各部门,并介绍公司的各种设施,我们有十六个部门,包括人事部,公关部,电脑部,营业部,总务部,会计部,採购部,生产部,品验部,包装部,仓务部,法务部,保安部,研发部,投资部,运输部。最后电脑部经理珍妮会详细告诉你未来的工作,提醒你,珍妮的要求严谨是出了名。

说了这么多,洁文的语气都是很流畅很轻鬆,简直不当自己全裸在男性面前是一回事。她白皙平滑的肌肤和玲珑浮突的身材,令我根本没留意她的话。突然间,我情不自禁的一下子推到洁文在她的办公桌上,吻着她的乳头说:「我想干你!我想干你!」

「你肯干我?太好了!但你今天要去很多地方,会很累的,还是我来做主动吧!」洁文说罢后推开我,牵着我的手扶我坐在她的大班椅上,然后跪下,徐徐的脱下我全身的衣服,把我的阴茎放入口中。

口交每个人都会,但洁文高深的技巧是我从未试过的。她一时用朱唇在龟头上一轻一重的吞吐,一会舌头又在龟头上打圈,或用舌舔完阴茎才能把整根含住直到咽喉为止,偶而还用嘴含住两颗睪丸。她冰凉的手轻轻的握着阳具的根,扫着两个阴囊,舌尖在龟头上打转舔得阴茎涨得不能再涨,几分钟就把持不住想射出来。

突然间,洁文把阴茎吐出来,笑说:「慢慢享受,别急着射。」然后背着我骑在我身上,纤纤的手指轻轻把两片阴唇拨开,紧闭的阴唇终于露出一线小缝,一双长腿往旁再分成80度直线,整个阴户都暴露在外,阴唇也微微扩张。洁文缓缓的压下去,轻轻呻吟起来,直至阴茎全进入阴户里。她扭腰摆臀,放蕩的上下摇晃起来,我也拍打着她的屁股,每打一下,她都发出诱人的淫叫。我感觉她阴户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阴壁嫩肉收宿的压力好像要把阴茎吸进她的身体中。

之后她换另一个体位,双腿直角的分开,一腿搁在我的肩上,双手藉着办公桌的力,扭动雪白的美臀套弄着,这可以让我仔细的逐条品嚐她的美腿,又可以玩弄她的阴核。跟着她站起身,吻着我,捉着我的手去搓弄她的双乳,又翘起屁股,把阴茎深深没入在她的阴户里,忘情地套动着香臀。她拚命的套弄、摇蕩,不久已经娇喘连连,双目中充满了情慾,阴道肌肉一阵强烈的收缩,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背,我想她应高潮了!

我慾火焚身,只知贪婪的捏她两颗奶球。长得很像蜜桃的奶子,很容易就把大部份的乳房捏在掌中,任意搓揉变成千百种不同形状。这从未享受过的欢乐,令我兴奋到顶点,觉得全身血液都涌至阴茎,再也忍不住,精液一洩如注的射出。

射精后,洁文的香臀套动多几十下,直到最后一滴精液都被挤出来才起身。抽出后,精液缓缓的从阴道口流出,滴在桌上。她吻了我一下后,用口清理乾净阴茎,最后才清理自己的阴户。

我尴尬的说:「我未试过动也不动就可以获得这么强烈的快感。你的技巧实在太出色了。」

洁文微笑︰你怎可以这样说,你选用我的身体发洩是我的荣幸,很感激你肯干我,希望我能满足你的性要求。现在让我侍候你穿上衣服,喝点水,休息一会。接着有你忙呢?

不久,我和洁文离开了她的办公室,跟着我看到的景象令我完全呆了,我不敢相信我的一句戏言,会带来这么巨大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