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让老板戴上绿帽

让老板戴上绿帽

李姐是我所在的那个公司的老板娘,平时她是从来不过来的,只有发工资的那两天会过来一下,我这样说你可能明白我所在的这家公司只是一个小公司,夫妻店的那种。

第一次看到李姐,同事说,这就是老板娘。我恭敬地叫了一声:李姐。

她擡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我刚从大学毕业,还是体育生,我的最好成绩就是百米跑十一秒三。当然我的身材可能给李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后来我上了她的床也是最初的好印象所至吧。

李姐擡起头来看我时,她正坐在办公桌前,我站在一旁,因为她的衣服是那种低胸的,所以我可以看见她的乳房,当然那只是一种若隐若现的一种风景。这还是给了我一种无法言说的诱惑。我可以感受到我下面的勃起了,我的脸红了。

李姐看我脸红了,笑了,她仿佛什么都明白似的。她说:小范,还没女朋友吧。

我说:还没呢。

李姐笑了,是那种宽容的笑。 我第一次发现李姐的身材十分好,特别是两个乳房特别丰满,简直让人一看就有一种性沖动。我们老板是一个肥胖高大的中年人,让人一看就是一个北方人,事实上她的确是一些个北方人,在这里我就不透露他是哪里人了。在广州这个城市如果没有一点关系想要发点小财几乎是不可能的,老板就是靠着他老婆的关系才能开公司赚到钱。

我根本没有想到在两个星期以后李姐会打电话给我,那天晚上我刚刚回到自己的宿捨,我是一个人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来住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接了,只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小,还有点好听,可是我的确没听出来是谁。

那个女人的声音说:小范吗?

是啊。我说,同时我还有些奇怪,是谁啊,怎么还知道我的名字啊。知道我叫范磊。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小范,我是你李姐啊。

我楞了两秒锺,马上明白了是谁,原来是老板娘,我立刻想到那丰满乳房,那深深的乳沟,想到我雄起状态的阴茎。我说:李姐啊,你好,你好。

说实话我有点吃惊,我没想到老板娘会打电话给我,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算是帅一点,可那也只是对小女孩有吸引力,而老板娘最少也有三十岁到三十五岁了。

老板娘说:小范,现在吃饭了吗?

时间已经是晚上的九点锺了,我肯定是已经吃过饭了,不过是六点的时候吃的饭现在已经有点饿了,广州人还有吃宵夜的习惯。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吃宵夜的时间,老板娘可能会请我吃宵夜吧。

果然老板娘下一句话就是:现在出来吃饭吧。

我说:我现在已经回到宿捨了,要不下次吧。

李姐说: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

我说了地址,李姐二十分锺后开着车过来了,我等在路口,李姐打开车门我进去。其实我当时心里还有点忐忑不安,我在想不知道今晚出去会发生什么事。当我坐在李姐的车上时我还在想坐车就是爽啊,什么时候有钱了也要自己开着车上班就爽了。最好不要象现在这样每天坐公交车去上班,人多的要命。

我很奇怪广州上班时间为什么公交车上那么多人啊,天涯有没有广州上班坐公交车的朋友?有没有我这种体验,上班坐公交真是难受啊。

我细细看李姐,我没想到李姐穿了一件超短裙,李姐年龄也三十到三十五之间了,如果我要说一句实在话,李姐这个年龄真的不适合穿超短裙了,可是人家李姐有这个自信,我也不能打击人家啊。

李姐一边开着车一边跟着说着话,我心思却没在这儿,我想到我们老总,曾总,想到曾总每天晚上就是同李姐在一起做爱时会是一种生活情形。曾总是一个高高胖胖的北方人,身高也有一米八几,一付高大威猛的样子。李姐却是那种广东女人,个子不高,身材保持的很好,该胖的地方真是胖啊,乳房啊,屁股啊,看到都有一种想要的性沖动。腰却细细的,让人一把就可以握住。

李姐说:小范,在想什么呢?

我说:没有,没想什么。我说时脸一红,说句实话对着李姐我还真有些紧张。一是她是老板娘,我的饭碗可在人家手里握着呢。现在找一份工作也不容易啊,现在报纸都说了又有多少毕业生没找到工作,三个月找不到工作还可以有什么最低生活保障。我又怕老板,老板如果知道我现在,在深夜里九点多还跟他老婆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把我吃了。

哎,不管那么多了。

李姐停好车,我跟着她进去。当我跟李姐走在一排时,我发现其实我跟李姐的高度还是蛮配的,其实我不高,我是跑百米的,身高一米七三。李姐大约也有一米六左右的样子,因为保养的好,看起来皮肤还蛮好的,不是很白,是那种有点黑却很干净的样子。我喜欢干净的女人。

这个时间吃饭的人蛮多,这就是广东人所谓的夜生活吧。我们进来时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大家都顾着吃自己的东西和自己的朋友说话,谁有那个闲心来管别人的事,又不认识。

李姐叫来的东西是那些粥啊,汤啊之类的,还叫了一些虾之类。李姐说:多说点,这东西很补的。那些汤之类的都有一种药材的味道,中药。我从小身体不好常

生病,老爸是个乡村医生每次都是搞一些中药煮了给我吃,我实在吃够了。也许正是因为我身体不好,后来老爸让我练体育吧,没想到我从小跑得快,竟然凭着体育成绩也上了大学。

李姐一边喝着汤,一边看我吃的只皱眉头。她只是笑。我还是恭敬地叫着李姐,李姐问我一些问题,多大啦,有没女朋友啊,家是哪里的啊。我一一作答。吃饭吃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我一个大男人还真不习惯这种慢慢吞吞的吃法。平时我吃饭都是三下五除二很快吃光了。可是现在却坐在这里喝着些汤吃着些稀粥简直是受罪。早知道这样就不出来了,我心里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如果你以为那一次肯定是晚上李姐同我上了床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这只是一个开始,李姐跟我交往的开始。那天晚上吃完饭之后李姐开着车把我送回去,送到我住的地方她就开着车走了,她根本没有说要上去坐一下,我也不好意思邀请她上去坐一下,因为一个人在广州,收入也不高,租的房子也很简陋,实在让我有些自卑啊。

我进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还在想:今天到底怎么啦?李姐为什么会请我去吃饭,吃了饭还什么事也没做。真是让我莫名其妙。

二十二岁,我还是一个处男,在大学时我们宿捨那些同学最喜欢在网上下一些A片来看,看完之后就想着去找女朋友发洩。大学里的女友谈起来花钱那个象流水一样,虽然我长得比较帅,可是在钱面前一比,我的帅也只能是屈居次位。没有钱光帅有个屁用啊。我家是农村的,供我上大学已经是很吃力了,我可没闲钱来谈恋爱。

可是看过N部A片以后我成了一位真正的性爱理论大师,自以为掌握了男女之间全部的秘密。可是我同宿捨有个家伙却说我:到现在连女人的结构还不了解。这完全是对我的汙蔑,女人的结构我还是知道的。不过真正的女人我却一次也没接触过。

晚上我睡在床上想,如果李姐要同我发生一点什么我也不反对的,毕竟我是男人,在这件事上男人不吃亏的。

第二天我到了公司我还在想,不知道老板会不会知道。当我看到老板时心里还是虚虚的,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吧。虽然我只是跟李姐吃了一餐饭什么事也没做,可是这些事谁又能说得清呢?就算我说什么也没做别人信吗?

我看着老板,老板跟平常一样,笑的声音很响亮,给人一种很豪放的感觉。他那种一如既往的笑让我心里多少能平静一点。老板拍着我的肩膀说:不错,小范,昨天编的版不错,报纸这一段时间卖的不错。

在写字楼的十二楼的办公室里老板拍着我的肩膀说我做的不错,我还是透露了我所做的工作,老板经常也会上网啊,不知道会不会对号入座。把这件事写出来实在是一件很冒险的事儿啊。正如你所知我是一个小报编辑,我们公司是一家广告公司,所做的业务就是制造一些文字垃圾然后卖出去。你如果生活在广州你就会看到每一个报摊上那些多如牛毛的小报,其中就有一份是我们的。

我想肯定老板不会知道这件事的,李姐也不肯告诉他啊,生活中哪一个人都有故事的,就象老板和老板娘一样,别人都以为他们的婚姻是幸福的,可事实也许不是那个样子,据我所知道我们老板曾总就是一个好色的男人。他象每一个有钱的男人一样只要有机会就不会放弃追逐女人。公司里至少有三个女人同老板发生过这种关系,最可笑的是三个女人也是互相嫉妒,好象都想争做老板的正房一样,事实上老板是有正房的,最多给她们一个二奶的地位。就为这个二奶的地位她们也争得头破血流。

三个女人俨然把自己当成女主人了,公司里什么事儿就算老板不知道她们也会向老板告状。公司里的同事不但要防着老板还要防着三个女主人,那个累啊,真不是人干的。时刻把弦绷紧,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卖了。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接到李姐的电话,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也差不多忘了,毕竟这只是生活的一个小插曲。就在我差不多认为不会再有续集的时候李姐又一次打电话过来。当时我正在电脑前工作,那个时候正是中午休息时间,在中午的这段时间其实可以不工作,我在QQ里面同人聊着天。

电话响了,声音很大。办公室里的几个同事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不想吵醒他们,屋子里信号不好,我走到靠窗的那间小房间里去接电话。

“小范啊,在干吗呢?”

我一听就听出来是李姐,我说:“李姐啊,有什么事啊?”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当然能。”

“小范你会游泳吗?”李姐问。

“会啊。”我是河边长大的怎么可能不会游泳呢?小时候可是天天在河里泡着,为了游泳挨了我爸多少次打啊。老爸就我这么一个儿子,那条小河每天夏天都会带走一两个孩子的小生命,村里的大人们都怕下一个会轮到自己的孩子。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孩子去河里游泳。可是我们这些男孩子都会偷偷去的。

李姐说:“下班我来接你,我们晚上去游泳吧。”

我说:“哦,可是我没有带泳衣啊。”

李姐说:“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时候我会来接你的。”

那天下午我上班的时候老是再想晚上跟李姐去游泳的事,不知道李姐穿着泳衣会是什么样子,李姐的身材看起来还是不错的,特别是两个巨乳让我看到就有性沖动,不知道穿着泳衣的她会不会让我流鼻血。

五点半下班时间到了,电话準时响起,李姐说:“小范你到五羊新城那个站牌下等我吧。我马上就过来了。”

五羊新城站离我上班的地点不远,走路只要五分锺就可以到。我刚在那个站牌下站好,李姐来了。我坐车里,坐在她身边。李姐又换了一套衣服,不过还是超短裙,我发现李姐很爱穿超短裙。我听人家说李姐的儿子已经三岁了,三岁的孩子母亲李姐却这样热衷穿超短裙这说明了什么?

李姐的上身穿的是一个小背心,她的乳房鼓鼓的,象要把衣服撑破一样,我可以豪不费力地看到她的乳沟。我发现我的身体又有了反应,阴茎已经处于勃起状态,我动也不敢动一下。怕李姐发现。

李姐象什么都知道似的,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的身体我都有性沖动。真是奇怪,可能也是李姐太诱人了吧。

泳衣是李姐为我卖的新的,有钱就是好啊,每天过得多么逍遥啊,每天购购物玩一玩,还有时间去游泳。在水里我拉着李姐的手,李姐的手软软的好温柔,穿着泳衣的我下面也鼓起来了。在岸边李姐看着我鼓起的下体,她的眼神充满了爱意。在水里我发现李姐的泳技还是蛮好的,我就是那种野路子出来的。虽然我体育方面的确有特长,可那也只是在陆地上跑,而在水里游泳我却是在小河里玩玩的那种。

在水里李姐游到我身边,借着水的掩护她一边摸着我的身体,她摸到我的下面,轻轻的按了一下,我习惯性有些脸红,毕竟我还是一个处男,哪里经过这种招式。后来我也放开了,把手可以放在她的乳房上,这个地方我想了好久的,一直想感受一下她的柔软的身体。

水在这里成了两个调情人的掩饰,在水里身体都露出来,所以人也会变得开放起来,当我们赤裸着身体相对时才发现两个人的心灵也可以这样互相开放着的。我甚至潜到水下去抚摸李姐的大腿。看得出来李姐一点也不反对,相反她是很愉悦的,这让我大受鼓舞。

我想我今晚大概可以睡到李姐了。

夜色已经悄悄的来临,我们已经在水里玩了两个小时了,好象也有些累了,最重要的是有些饿了。李姐问我:小范,一起上去吃东西吧。

出了游泳室我们去吃东西,因为玩得有些累了,吃得还有些多。吃东西的时候我的胃口也特别好,李姐好象也胃口蛮好的。餐厅里的气氛不错,我看着李姐,她一边喝着红酒一边看着我,我可以看出来她有些意乱情迷。

在红酒的作用下,她的脸也变得红红的。这样看起来也比较漂亮有女人味。餐厅里还放着舒缓的萨克斯的音乐,有钱人真是好啊,一边吃饭一边听着音乐。我油然而生的一种对金钱的渴望。将来有一天我也一定会有钱的,我要过有钱人的生活啊。金钱金钱,我爱你。

我和李姐都喝了一点红酒,我喝酒是越喝脸越白,惨白,别人还以为我能喝,其实不是。当我的脸色变得惨白,李姐的脸红红的时候,我们就去前台开房间,我想李姐的应该是相当清醒的,她拿出钱包递给我,并且说还有一张优惠卡要我去付账。

我有些愕然,李姐说:本来这种事就是应该男人付账的,女人也要面子的,小范你就假装是你去付账吧。

我想李姐一定是相当清醒的,我看她脸红红的还以为她喝醉酒了,差一点被女人的假象骗到。我开好房间付好账之后把卡和钱包还给李姐,两人进了四楼的房间。此刻我的大脑清醒异常,我根本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理智是如此的清晰,只是我的情感仿佛已经是不再受我的控制了。

李姐说:我进去沖个凉。

广东人喜欢把洗澡说成沖凉,当李姐进去的时候我坐在床上还在想,就这样把自己交出去吗?我有些不太确定,二十二岁,我的处男岁月就这样结束吗?那个时候我也想到了老板,想到了曾总,那个高大肥胖的老板,发起火来地动山摇。说句实话我还是有点怕。

我的心里砰砰的跳,仿佛心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一样。我正在想这些的时候李姐已经出来了。

我说:这么快。

我的语气听起来还相当平静,我知道我都是装的,还有酒精的作用。我摸了一下我的身体,身体好象处于睡眠状态,不象我想象的那样处于雄起状态。我心里有点慌,如果现在李姐想要我可怎么办?要知道我在这件事上可是一点经验也没有啊。我除了电视上看过女人的身体,还真的不清楚女人的结构。以前我还不承认,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我在性上还是相当无知的。

没办法,实践出真知,我也是少实践啊。

李姐说:进去洗一下吧。

她说的时候一边把房间里的电视打开,我进了洗澡间,关上房门。当热水沖过我的身体,那种舒适的感觉让我从酒精状态慢慢醒过来,身体好象也有恢复的迹象。当我把淋浴露涂在身上时,我发现我的东西已经处于勃起状态了。这让我有了一点信心。还好。

我穿着一个三角内裤从洗澡间里走出来时,李姐的脸从电视上调过来,她看着我裸露的身体,刚才我们在游泳场还是这样相对,所以虽然我有些紧张,但是还好也不是太慌乱。我竭力使自己看上去象个老手一样,我走上前去轻轻一拉,李姐的睡袍打开了。

    我吃了一惊,里面什么也没穿。本来我设想是的是还有乳罩内裤什么的,可以让我费一些周折才可以完全脱光她,可是我只是轻轻一拉她的睡袍就完全裸露着她的身体,李姐虽然已经三十几了,可身材看起来一点也没走形,相反却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这可能和她长期练瑜伽游泳有关吧。

    我把李姐捕倒在床上,她好象也在等待着这一刻。李姐打开她的身体,我的YJ已经是处于勃起状态,我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沖动。我狠狠地揉捏着她的RF,她开始发出一种欢快的叫声,我虽然还是一个处男,对于女人一点经验也没有,可是四年大学也不是白上的,看过上百部的A片,这可不是看着玩的,我完全是一种科学的态度,研究的心态来看。

    甚至我还问过同学,为什么说AV女郎,什么意思?同学说,这是ADULT VEDIO这两个英文单词的缩写啊,成人影碟。我晃然大悟,真是长学问啊。

    当我进入李姐的身体之后,那种温暖的感觉一下子铺天盖地而来,这和平时s淫完全是不同的体验,很新奇很刺激。我简直有一点受不了。

    李姐说:对,用力。

    我按李姐说的去做,可是感觉有点使不上劲儿的感觉。好象她的那个BB口生得也太下了,我进去之后身体也没法活动。

    李姐的下面也已经完全处于潮湿状态,多年以前的一个疑问在这一刻我才完全弄明白。我记得以前我在中篇小说选刊上看到一部小说,里面有一段描写女性下面完全湿了,当时我还非常奇怪,为什么会湿了呢?这在多年以前是少年时代我的一个问题,困扰我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全明白了。原来女人会有这样的反应。

我说:是啊,不知道怎么搞的,可能太刺激了。

李姐说:小范,我现在相信你是练百米的了,还十一秒三的成绩,真是太快了。

我听了楞了一下,这跟我练百米有什么关系,后来才明白李姐是嘲笑我太快了,她还没感觉我就结束了。十一秒三,我再怎么快也不可能只十一秒三,现在至少做了有五分锺吧。其实我也知道我是有点快,说得严重一点就是早洩。一直以来我还以为自己能力有多么强呢,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叫李姐这样一说我更加觉得没面子,男人在这件事上都有一点虚荣心,现在我却这样的表现的确让人没面子说了。

我说:是不是太快了点?

李姐说:呵呵,有点快,我刚有点感觉你就完了。

她说的时候一边说一边笑着,我说:可能是初次没经验,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还以为我多么厉害呢。

李姐把被子拉过来盖在她身上,她看着我,摸了我身体一下说:歇一会吧,看看电视。

我为了表现自己并不是那么差,总得给自己找个借口吧,我说:主要是你太性感了,太刺激人了,一看到你我就想跟你做爱,一做就射了,不能怪我,只能怪你太有魅力了。

李姐笑笑,我们一起坐在床头我抱着她,她全身赤裸着,她把电视的遥控器拿在手里换来换去,我不知道她在换什么节目,本来我对电视的兴趣也不大,况且广东的电视节目老是粤语我也听不懂,所以兴趣不大。

李姐换来换去的换台,我还在想没什么好看的节目啊,电视上突然出现两个人做爱的镜头,我吃了一惊,电视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两个人都赤裸着身体在一起动作着。还是两个外国人。

我说:哎,怎么还有这样的电视节目?

李姐笑我无知,她说:宾馆里吗,这是境外的电视节目,成人节目,都是卫星电视。

哦,原来是这样,广东真是经济发达的地方啊,思想也前卫,没想到宾馆里还有这东西,长见识了,同时也为自己的无知感到汗颜。

李姐看着电视上的节目看得当中津津有味十分投入,我也不再说话,抱着李姐看电视。这样的电视节目我看过不知多少,大学校园里在网上不知道下过多少这些所谓的A片。可是现在却同一个异性一起看倒是第一次。以前看过之后只好靠手来解决,今天终于有发洩的地方啦,我一边看一边这样想。

我把手放在李姐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乳房,可能李姐也看出一点感觉了,她发出哼哼的声音,她把我的手拿着放到她的下面那个部位。我一摸,啊,早就湿得不成样子了。

我有些奇怪就问她:李姐,怎么会这个样子啊?

她说:你好坏啊,都是你啦。

我说:啊,我怎么啦?

话刚说出口我忽然明白了,原来是我摸的,哇,李姐身体发应这么灵敏,敏感,根本不象是一个少妇,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还有一个两三岁的儿子了,倒真是一个处女一样。她脸上忽然现出娇羞的神色,我觉得十分心醉忍不住去吻她。

没想到这一吻李姐就死死地抱住我的身体,抱住我的脖子,我想逃也逃不掉啦。一边吻着她,我一边抚摸着她的身体,上面软软的,象棉花?不太象,倒有点象平时早餐吃的小笼包,温暖柔软热呼呼的,下面已经是洪水泛滥的样子。

再看一下我自己的身体,啊,已经有反应了,好快,刚才做过一次也才不到十分锺时间啊。连我的百米成绩十一秒三也被李姐拿来嘲笑,真是巨没面子。现在好啦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李姐摸了一下我的身体,可能她也知道我的身体已经起了反应,她一把把那玩意捉住,她说:我要。

我放倒她的身体,她分开双腿等待着我的进入,我怀着一种报复心理狠狠地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哇的叫了一声,可能刚才刺入时来的太快一下子全部进入,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我的身体已经全部压在她的身上。

电视上的节目还在继续,简直就是科教录像啊,我看了一眼电视上的两个人的招式,现学现用,模仿他们的动作。还好,电视上还是最传统的男上女下位,那女人在男的身下发出快乐的呻吟,那个表情一看就是那么的愉悦。女主角把手指放进嘴里用舌头舔了一下她的手指。

李姐的注意力显然不在电视上,她全部注意力在我的身体上,她看我心不在焉地样子她把我拉了一下,让我动作起来。我开始撞击着她的身体,她把身体擡高一些迎合着我的沖撞。

好歹我有了一点经验,况且刚才做过所以也不是很刺激,这样持续的时间稍久了一些。做完之后我一看时间,啊,半个小时。李姐早已经在身下哼哼哈哈的,一付受不了的样子,我也可以看到她脸上露出的那种满意的神情,这种神情我在A片里看到过太多次。

李姐坐起来说:真是年轻啊,身体就是好。

我说:李姐,还好吧?

李姐说:真的不错,我已经好久没有同老公做了,都忘记了这是什么感觉,小范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