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87kk.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变装的欢娱故事 [4/4] – 941novel修正版


  第十六章与模特欢娱
  「你是谁?」一个甜甜的声音惊吓地说,「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回过头一
  看,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外面穿着很高档的羊戎大衣,露出红色的小袄,我从
  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怪不得马经理能给她一套公寓。

  还没等我回答,她又问:「是马XX带你进来的吧?他去哪了?这个老色鬼!
  」虽然语气中带着惊恐与愠怒,但那种娇美的声音直使我情欲难禁,恨不能把她
  一把搂住!

  「不是,是我自己进来的!」我用女腔答道。
  「这个老东西!竟然把我的房子的钥匙给别人!」说着就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我见事不好,一把将手机夺过来。顺势就倒在床上。

  「你这个小妖精,快给我!真不要脸,还穿我的衣服!」说着就要过来抢手
  机。

  就在她抢电话的时候,我灵机一动,就给了她,在她坐在床沿拨号时,我趁
  机将她压在床上,死死地搂住她。

  「你要干啥……MMM……」
  没等她说湾,我的嘴就堵上她他的嘴;同时勃起的小弟弟伸到她的双腿之中,
  我边吻边上下动作,右手解她的腰带,这是我第一次强奸女人,还真没有经验!

  她继续反抗着,渐渐地反抗力度小了,小嘴闭的也不那么紧了;腰带也解开
  了,偶尔我的舌头也能接触上她的;最后,她还主动地将舌头搅入我的嘴中。「
  还这么容易,」我想,「从一定意义上讲,强奸罪不成立!」我又将她厕身搂着,
  她也用双手抚摩我的后背,两只嘴不停地吻,就在两对乳房摩擦之时,我几乎要
  射出来,「忍住!忍住!必须忍住!」我告戒我的小弟弟!

  我将她的裤子连同裤头一起褪下来,将弟弟掏出立即投到她的小穴中,很滑
  溜,哈哈!她流了好多水,原来她……

  我不停地抽送,她不住地呻吟,我慢慢地将她的羊戎大衣、小袄、羊毛衫以
  及胸罩除下,之后,吮吸着她的奶头,她闭着眼,脸上泛起红晕,一种满足的表
  情。我们这样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我居然没有射精!

  我用左手将她拥在怀中,轻轻地吻着她的脸颊。问她:「感觉怎么样?我的
  东西还好使吧?」右手不住地摸弄她的奶头。

  「你这个坏东西!今天拣便宜了!」她用她的纤纤小手伸进我的旗袍下摆,
  拨弄着我的小弟弟,娇嗔地说,「一开始,我还真以为你是女人。」「那当然喽!
  我穿着旗袍,给别人的第一感觉肯定是女人!」「告诉我,你这是为啥?再有,
  你和马经理是怎么回事?」我把我和马经理的前前后后以及我喜欢女装并希望穿
  女装和女人同床感觉都和她说了,当然没有提我和艳玲姐与春红妹的事,并一再
  声名我不是同性恋!

  「同性恋又怎么了?!我也和女人同过床并发生性关系!」「这……你很坦
  率!」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太突然了,特别是我们才刚认识!

  「这没啥!很平常!特别是我们演艺界,那种感觉也很舒服!性生活应该丰
  富多彩!」「你愿意和我这个人交往吗?」「那当然!我喜欢刺激!」她坦率地
  说,「我刚才进门时,一直把你当作女人;在你强迫我时,你的挺着的东西使我
  产生了快感,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以后我常来,你欢迎吗?」「我也
  希望呀!不过,不要来这了,去我的另一个房子里,明天怎么样?陪我一天?」
  我想了想,老婆后天回来,她俩那里也好交代,也就答应了!

  第十七章最艳的一天

  星期天早上,我一醒来,小弟弟还那样坚挺,她已起床,只穿着胸罩和三角
  内裤,坐在梳妆台前化妆,没等她化湾,我硬将她又拉在床上,搂在怀中,猛劲
  亲吻她的脸颊,她的纤纤小手隔着旗袍下摆摆弄着我的阳具,使它更加昂然挺立,
  我立即将她压在下面,美美地干了一场。

  「省点力气,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呢!」「我知道,但是实在忍不住了,对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们互相讲了各自的情况,她叫陈韵婷,24岁,按
  她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我们以姐妹相称。接着她帮我化妆,手很娴熟,心也
  细腻,因为是时装模特,所以化得特别好,我连连称奇。

  她说,这算什么,她们的化妆师化的才好呢!
  我全身都是穿的她的衣服,一切完备后,我对着镜子看了又看,这次比以往
  任何一次都漂亮,我自己都被自己给迷住了!

  韵婷从后面搂住我,将脸贴在我的脸上,不停地呻吟,做深呼吸!
  「你真有点同性恋?」,我问。

  「有一点吧!也不全是,主要喜欢异性「「咱们去哪个地方?我是说,你的
  那套房子在哪?」「暂时保密,等到了,你就知道了!」她故做神秘地说,「一
  路上你啥也别看,就象被人绑架一样!」,那口气,好象她是姐姐,我是妹妹。

  下了公寓楼,我们打的去她的那套房子,没坐她的车(我不知道是啥车,但
  预感告诉我,肯定很好!)

  一路上,她只準我看着她和车里的一切,不能看外面的光景,我有眼,用不
  全;有嘴,因为司机在前头,不敢说话,真是闷死人!小弟弟更不能用了!
  这是一套别墅,两层楼,有院子,可以停车。一进门,是个大客厅,足有她
  的那套公寓总的面积那样大;周围是洗刷间、厨房和两间卧室;楼上可能全是卧室吧,我想。

  「这是你的房子?」我好奇地问到。
  「你不相信?」她坐下,扬着脸,神气地说。

  「我一辈子的工资也不一定挣到一套这样的房子!」我有点嫉妒。
  「工薪阶层当然不行!好姐姐,跟着我你会成为富婆的!」她不无得意地说。

  「咋跟呀?也做时装模特?」说到这,我突然有个想法……;坐在沙发上,
  被她搂在怀里,我撒娇地说,「好妹妹!你看我能做时装模特吗?」「能啊!那
  就看你……看你学女人学得怎么样了……看你的表现喽!……」她说话的姿态给
  我的感觉有点神秘感。

  「看我的表现?」我不解地问。
  「是啊!」又是一个神秘的口吻。
  「我得努力呀!」我回了她一个吻!「开开空调吧!」「你冷吗?」「我想
  穿夏装,你这里有吗?」「有!我给你拿去……你自己挑吧,我先订午饭,你到
  旁边的一间卧室去换衣服,等送饭的走了,你再出来。」她说,「你喝酒吗?我
  的酒量可不行啊!」「稍微喝点吧,其实我的酒量很大!今天不多喝了!」我现
  在对酒不是很感兴趣。

  她的这间卧室,不亚于公寓的那间,服装也很多,不愧是时装模特,我挑了
  一条长袖黄绿底色碎花真丝绸旗袍换上,这时,韵婷已订好饭,也走了进来。
  「我的好姐姐,你真漂亮!」她一把将我搂住,吻我。

  「你也换上?」我也反搂着她。
  「现在不行,一会送饭的过来,这个天穿夏装,不好吧?」「好吧!」说着,
  我就要将她往床上搂。

  「先不要干吧,不要把旗袍弄皱了,我想多看看你穿这见旗袍的样子!」「
  好吧,」我们就这样站着、搂着、吻着,微微晃动,为了我穿的旗袍,为了穿旗
  袍的我,为了让我喜欢的漂亮的妹妹好好看看穿旗袍的我!这种感觉也很舒服!
  一会送饭的来了,她去照应,我依然欲火难奈,又怕弄皱了旗袍,也不敢象
  往常那样爬在床上自慰,只好一人对着镜子,一只手揉搓着乳房,另一只手抓着
  小弟弟手淫!

  不一会儿,她也上来换衣服,挑了件长袖粉红色软缎旗袍穿上,和那件一模一样!

  「你这里也有这件?」等她穿好后,我慢慢地将她搂在怀里,生怕将她的旗
  袍弄坏!两对乳房相互摩擦给我们带来一阵阵快感!

  「我也喜欢旗袍,我所有的家里的旗袍几乎都一样!」「所有的家里?你有
  几个家?」「这是秘密!」她撒着娇,身子在我的怀里微微晃动,撩拨着我的情
  欲,「我们现在吃饭吗?「「再搂一会吧!」我们就这样搂着吻了十来分钟。

  接着我们就开始吃午饭,她开了一瓶「五粮液」,主要是我喝,我们边喝边
  聊,谈我们各自的经历与感受;谈性,都觉得,性应该是丰富多采的,没有对错,
  没有所谓的常态与变态之分,只要当事人高兴舒服就行;谈美的东西,谈时装,
  谈我想成为时装模特的强烈愿望,自始至终我没对她非礼,在我的眼中,她已经
  远远超出了性的范畴,是美的化身;不知不觉,一瓶酒已经喝完,我已经晕了,
  说话也语无伦次。

  「你醉了,睡会儿觉吧!」说着就要扶我起来去卧室。

  「还没醉!」我吐字已经不清了,身子站起来后摇摇晃晃的,「记住帮我联
  系当时装模特的事!」「你喝了酒走路的姿势还真有点模特的样子!「「是吗?
  ……我很爱……听这句……话」虽然我的嘴和脚不很管用,但心里很清楚。

  她把我扶到我们刚才待过的卧室中,让我躺下,将我的旗袍整理好,之后的
  事就记不清楚了。

  一觉醒来,屋里黑乎乎,静悄悄地,「韵婷不在卧室!」,这是我醒来的第
  一个感觉。

  我走进客厅,也是黑乎乎的,「这么晚了吗?我睡了三个多小时?不会吧?
  我从不这样的!」我心里想着,慢慢找她,两个卧室,客厅,洗刷间,厨房都找
  遍了,还是见不着她的影子。

  我一看客厅墙上的表,还不到四点!原来她把窗帘全拉上了,象是晚上!
  「这是为啥」我不解。「会不会在楼上?」我悄悄地走上楼梯,第一眼见到
  是一个大厅,比下面的客厅,稍微小些,她不在。最近的一间卧室,门敞着,也
  没有人。

  还有一间卧室,门没开,我一拧把手,能打开,我就走了进去,也不在!
  「这个家伙去哪了?连个条也没有留下!」就在我要离开时,隐隐约约听到
  有呻吟声,是女人!我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从一幅仕女画中传出来的。画上
  有各种女人,各式衣服,也有裸体的。

  「是我的幻觉?不!我是先听见声音后看见画的」我慢慢地欣赏着那幅,画
  上有各种女人,各式衣服,也有裸体的,有的骚手弄姿,有的文静贤淑,有的脉
  脉含情远眺!这是我又听见声音了!

  「肯定和那幅画有关!」我走到画前,轻轻一扶,能动!是推拉式的!我将
  它向左推开,里面也是一幅画,是两个裸体女人在接吻!这时我听到声音比刚才
  大了!

  我将这幅画象刚才那样向右推开,也是一幅画,是动画!有声音!刚才的声
  音是从这传出来的!

  这也是两个裸体女人!其中一个是韵婷,另一个不认识,也很漂亮,体型和
  她差不多,她俩面对面各自坐在一把椅子上,两只手分别搭在对方的肩上,亲吻
  的方式也特别,有时舌尖对舌尖,有时嘴唇对嘴唇,脸对脸,有时是自己的三样
  东西之一对对方的三个之一,而更多的,是用舌头,舌头互相伸进伸出,就象男
  人的阳具一样!

  椅子是特制的,能左右前后上下自动地微微晃动和摆动,两对乳房随着椅子
  的晃动,时而分离,时而接吻,或者两对同时摩擦,或者一个的左乳亲吻另一个
  的左乳和右乳,她们的呻吟声就在乳房相互接吻时发出。

  在她们的阴部插有一件假阳具,也是特制的,双向,能自动前后移动和微微
  转动,他们的!她们的爱液随着假阳具的运动,流到下面的地面上,湿湿的一片。

  从我走进这个房间到她们做爱结束,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当韵婷发现我时并
  不觉得奇怪,说;「我知道你会找到这里的!」「你怎么会知道?」「心有灵犀
  一点通么!」她戏谑地说「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林美华,是我的同事,朋友,
  情人!是我的同志!」我伸出手要和她握手,被韵婷打断,「不要用这种方式!
  」我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将美华搂住,她也回抱我,将香舌送入我的嘴中,我
  的手抚摩着她光滑细腻的背。

  「坐在安乐椅中吧!」韵婷说。我才知道那叫安乐椅。

  安乐椅是电动的,智能控制,可以事先调节,也可以做爱时调节,我和美华
  做爱的方式与她俩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阳具是真的,在这种安乐椅里做爱即省
  力又舒服!

  韵婷又拿出一件假阳具戴上,比刚才的长,柔性,带着电线,是电动的(我
  猜刚才那件也是电动的)拿了把椅子,坐在我的后面,插入我的屁眼,我顿时兴
  奋无比,我的肉棒在美华的小穴中抽插更快了!几乎要射出来,我忍住了。电动
  阳具在我的屁眼中抽插愈剧。我愈兴奋,美华的呻吟声就愈大。

  接下来,韵婷又将假阳具插入美华的屁眼中,这时,美华更加兴奋,肉穴前
  后抽送加剧,她数次达到了高潮!最后,电动阳具运动加剧,我的肉棒的抽插频
  率越来越快,我们三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同时达到高潮我们三人做爱足足有两
  个多小时!她俩也穿上旗袍,我们三人回到楼下的客厅,这是已是晚上七点多钟。

  韵婷问躺在我怀里的美华:「怎么样?」「还可以!第一次见到这样好的」
  脸上依然泛着红晕。
  我如云里雾里,听不懂。
  「你通过拉!」韵婷对我说。

  「啥通过了?」「做时装模特呀!我们团里就我俩最红,团长听我们的,我
  俩觉得你合适你就合适!」她不无得意地说。

  「这是我们俩的别墅兼小小模特训练室!你是第一个来到这的男人,来到这
  里,你就是个女人!」美华的声音也很娇美,「其实,你做不做模特到不要紧,
  能做我们的男妾就足了!」说着,反客为主,将我搂在她的怀中,给了我一个香吻。

  「第一个男人?以前来过别的女人?」「当然喽,模特训练室么!」韵婷也
  凑过来,隔着旗袍揉搓我的肉棒,「也有性爱呀!「「你们不怕她们出去说?」
  「不会的,我们都考察好了!完全是自愿,决不勉强,到过这里的女人也不多,
  五六个,她们都很愿意,都是我们团里的,是我们介绍和训练的,模特表演也很
  出众,这里是我们的小天地,别人不知道。」韵婷说。

  「都是女同?「「那我们并不知道,在这里是就行!」美华很直率。

  「咱俩不是聊过吗?性爱应该是丰富多采的,我们俩也不是纯女同!」「我
  该回家了,老婆要回来了」其实我是惦记着,我的男装还在艳玲姐家,明天上班,我得穿呀。

  「你不吃饭拉?」韵婷说。
  「我已经吃饱了」,我戏谑道。

  「那好吧!下周五过来?」「我一定来!」我换下刚来时穿的衣服,回到艳
  玲姐家,她不在,给春红妹家打电话,也没人接,想必她们都去应酬了,我觉得
  有点累,也没给她们打手机,匆匆吃了点东西,就睡觉了!

  第十八章家

  周一上班,单位并不忙,但是我的心里总觉得不塌实,也许是,这半个月太
  放纵了吧,回到实际中,总是有点失落感!

  我现在有三个家,一个是和韵婷及美华的家,豪华、气派、温柔、舒适!给
  我带来了最大的欢乐!也个是我和艳玲姐及春红妹的家,性感、放蕩、纵欲狂欢!

  是因为她们之故,才有了我这半个月的欢娱时光;一个是我自己的家,是结发妻,
  少年夫妻老来伴,夫妻恩爱到百年!这个普通的道理,我是明白的!

  接到夫人的电话,我找了辆车,到交通车站把她接回家,免不了互相问寒问
  暖,互通别来信息,这就是亲情,是那两个家所没有的!

  我索性不回单位了,把车放回去,和夫人云情雨意了一个下午,为了讨她欢
  喜,我们做爱时,我没有变装。

  晚上喝了点酒,看了会电视,早早地睡了,免不了阳台复转,云雨了一番,
  接着说了好半天情话,我心里有鬼,常常躲躲闪闪的,好在夫人贤惠,没有发觉
  什么异常情况,看到她这么高兴,我的歉疚感轻了些!

  接着两天,艳玲姐和春红妹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问我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
  去她们那,甚至连个电话也不打,我解释说,夫人回来了,我必须考虑平衡,再
  着单位也忙(其实才两三天,并不长,我可不敢和她们这样说),她们嘴上还不
  饶我,在我答应周三去她们那里时,她们的情绪才缓和些。

  周三例行值班,我谢绝了几个酒场,下班后立即跑到艳玲姐家,一进们,饭
  菜已经準备好了,人却不在。

  我脱下羽绒服,走到卧室一看,这两个家伙光着婶身子正在拥抱接吻。
  「你们可这真会抓紧时间呀!」我边说边脱衣服。

  「你倒好,见了正房忘了我们这俩个讨厌鬼了!」艳玲姐说,:「你不在,
  还不许我们俩自己取乐吗?」听她这神气,只是吃醋,对我们夫妻俩的感情还算尊重。

  「我这不来了吗?」衣服已脱光,说着就要上床。
  「你不饿吗?」春红妹问到。

  「饿呀!我马上就要吃!」说着,就吮吸上她的奶头。
  「还有我呢!」艳玲姐也等不及了。
  我力战二美,折腾了将近半个小时。

  「你猜我们给你买啥了?」春红仍不改她的娇娇气,说得我心里甜孜孜地。
  「衣服?」「你猜对了,赶紧换上!」我一看,是丝绵旗袍,三件,红、粉红和绿色的!

  「都是我的?」「美的你!一人一件!」不愧是当姐姐的!「不过,你可以
  先挑!」我穿上那件粉红的,说「咱们换着穿么!」艳玲姐和春红妹分别穿了红
  的和绿的,我三人来到客厅吃饭,她们通报了最近服装店的营业情况,说她们眼
  光还可以,及时清仓处理掉所有的冬装,进了春装,现在人们都不怕冷了,衣服
  多了、厚了是累赘,所以卖得特别快!每天都可以进帐1000元左右!

  「你们还不如我呢!我判断準确,年后股市要瀑涨,所以周一一开盘,我就
  全仓吃进!现在赚了% 20呢!你们算算是多少?」「8000!老这样多好!
  「小妹说。

  「那可能吗?明天我就全出掉!跌下来再补!」「好啊!来!为了我们的服
  装店和股票干杯!」大姐说。

  「也为了我们这个家!」小妹补充道。
  喝完了酒,我们又弄了几火,之后,我回到单位值班。

  第十九章力战群美1

  又是一个周末,我借口出外干点活,和夫人说,这两天不回家了,我只要能
  给她带来钱就行,我心里想,也算做是自我安慰吧!

  下了班,和韵婷联系了一下,她说让我晚上八点去,我就到了春红家。
  她还没回家,说她们俩要晚一会回家,可能很晚,让我自己先随便吃点。
  「这两个家伙肯定有了好主顾了!」我猜想。

  我从冰箱里找了点剩饭,热了热吃了,也喝了点酒,稍微睡了一会儿。
  到了七点半点,我给她俩留了条,说有急事,晚上不回来了,就迫不及待地
  打车到韵婷指定的地点,她开车来接我,是辆宝马。

  「你先换上衣服!」美华也在车上,我一上车,就看到一件碎花旗袍和一件
  红色牦牛绒大衣以及其他一些CD必需品,我只穿了旗袍和必备的女性装束,虽
  然车里有空调,还是觉得有点了,就加了那件大衣。一路上,我和美华不住地搂
  抱接吻,我也顾不及看看我们所走的路线,只是觉得路很长,也许这是她俩特意
  安排的吧,为的是不让我认路,她们现在对我还不放心。

  车一直开到别墅,一进客厅,就看见有六个穿旗袍的绝色女子,坐在沙发上,
  一对一对地搂抱接吻,毫不理会我俩的到来!我想肯定是她们所说的那几个时装
  模特吧,长得都很漂亮,身材都差不多!

  「姐妹们,今晚咱们不学习,尽情地玩吧!走!」话音一落,姐妹们都站起
  身来,往二楼走,看见她们风姿楚楚的样子,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只是担心,
  我的身体能吃得消吗?

  二楼大厅已经布置好,放着放着轻音乐,霓虹灯不停地闪烁,活象一个歌舞
  厅,中间铺着暂新的地毯。

  「能不能先让我认识一下?」,我问韵婷。

  「还是老规矩,边玩边认识!」韵婷和我说罢,就转向众姐妹,「,咱们先
  做第一个游戏,你们几个从小到大,按顺序一个一个地和梦萍认识一下;咱们是
  九个人,一个和梦萍『认识』 ,下一个妹妹唱歌,其他人跳舞!」「那就我先来
  了!」一个穿粉红色旗袍的妹妹过来一把将我搂住,吻我,接着就把我压在地毯
  上,人不大,劲还不小!

  「我叫雨佳,十七岁,正在上高三,成绩很好,但是我喜欢性,喜欢做爱,
  喜欢男人,也喜欢女人!」说着就骑在我身上,将将她的小穴套在我的小弟弟上,
  双手摸弄我的乳房,作出一个骑马的姿势来,上下颠簸!

  另一个穿大红旗袍的妹妹就唱起了一首《真的好想你》,其他人则翩翩起舞,
  至于谁和谁跳,我没看清楚,也顾不上看,只是和雨佳做爱时,看到她们都和雨
  佳一样没穿内裤,阴毛看得很清楚,有时候能看到小穴。

  唱歌的妹妹一开始唱得很好,只是到后来,声音有点颤抖,我发现,她一只
  手拿着话筒,另一只手则摸着她的乳房,已经情不自禁,好不容易唱完了,立即
  跑到我们这里来,雨佳知趣地让给她,她啥话也没说,就和我干了起来!
  第二个唱歌的妹妹唱的是《情请哥哥去南方》,这时,她的干劲已经缓和些,
  就说:「我叫紫薇,19岁,舞厅小姐,我喜欢放纵,这首歌的节奏正适合我」
  说着就随着这首歌的节奏剧烈地运动起来!她也不搂、也不吻,拉着我的手,好
  象这是缰绳!我被她弄的几乎要射的火势!

  唱歌的妹妹叫娟红,也是十九岁,大一术系学生,学古筝的,她不象她俩那
  样急。唱完歌后,只是走过来吻我,好象紫薇不在一样,这时大厅里很静,跳舞
  的也累了,休息了一会儿,她们都坐在周围的椅子上看着我们三人,直到紫薇不
  好意思了,娟红才和我慢慢地调情。

  我们都躺在地毯上,她穿的是紫红色的旗袍,我们互相搂着、吻着,在地毯
  上翻来翻去,直到一首《明越千里寄相思》响起来,我才将我的小弟弟插进她的
  小妹妹中,我们做爱也很柔和,我趴在她的上面,身体随着音乐一起一伏。

  「我叫雯君,20岁,大二,学历史的,喜欢古典,就象这旗袍!」雯君指
  着她的翠绿色旗袍说;雯君和娟红的交接比较平缓,调情与做爱的方式也差不多,
  只是她在我上面。

  这时响起了《思亲曲》这首歌,是描写海峡两岸亲情的歌,雯君吻着我,说
  「这首歌怎么样?唱歌的是我的大学同学,和我同岁,叫丽雅」,我看了看丽雅,
  唱得很投入;同时也看到跳舞的她们几个,呀!这哪叫跳舞!都互相搂得紧紧的,
  乳房紧贴着乳房,尤其是雨佳和紫薇,虽然歌的节奏较慢,但她们站在那,摇晃
  的动作却很快!

  「常得不错,长得也不错!」「抽空到我家去,咱们三个快乐快乐!」「好
  的!」我还巴不得呢!

  连着和四个女人做爱我已经有点力不从心,在和丽雅做事时小弟弟曾经一度
  没起来,好在她也没有怨言,只是经常到看雯君的眼色,我预感,她俩已经达到
  某种默契;即便是她的鹅黄色旗袍比较性感,我还是没有使她尽兴,心里有点过
  意不去。

  玉岚是学工程的,21,是一所工科院校的大三学生,穿着一件紫红色旗袍,
  唱完《妹妹找哥泪花流》后就替下了丽雅,她给我的感觉,性经验很丰富,能掌
  握做爱的全过程,伴随着最后一个妹妹唱的《北京的金山上》,我们做完了全过程!

  「该我唱歌了,我刚学会了一首古曲《春江花月夜》,献给新来的姐姐,也
  献给众未姐妹!」数她小,也数她最活泼!

  音乐放的是筝萧合奏,她只是唱了后人填的词(我听过,作词人的名字忘了),
  自己改了几句,改的还不错!

  最后和我做爱的妹妹是一个时装设计师,叫汝珍,长得很白凈,黄绿色旗袍
  也很得体,征得韵婷的同意,我们先跳舞。
  「你觉得这里怎么样?」她走男步,搂着我说。

  「挺好,今天是我最快乐的一天!」「这些旗袍怎么样?」她又问。

  「都不错!颜色很好!都很得体!对了,是你设计的吧?」「是啊,喜欢吗?
  」「喜欢!就是样式都差不多!」「咱们九个人的旗袍都是我设计好了,找同一
  个裁缝做的!尺寸也都差不多,咱们可以换着穿啊!」「好妹妹,我有个请求,
  我以后的旗袍都让你给我设计,让你给我做,行吗?」「好啊!那就看你的表现
  喽!」和韵婷的口吻几乎一样,说着将嘴唇送过来,用两个乳房伴着音乐的节拍,
  轻轻地噌着我的乳房,我已经被她撩拨起来,狂搂狂吻,站着将我的小弟弟插了
  进去,旁边的姐妹们齐声叫好!

  我更来劲了,站着干了十来分钟后,转到她的身后,小弟弟在里面转了好几
  圈,双手通过她的腋下,隔着旗袍抓着她的乳房,屁股一前一后地送着,雨佳唱
  完歌后也过来帮衬着,双手给我的屁股加劲!

  我们又换了几个个姿势,坐着,躺着,侧卧,我俩整整干了半个多小时。

  「姐妹们,第一个游戏完了,梦萍也累了,先歇息一会二;一会儿进行下一
  个游戏!」韵婷搂着美华,边跳着舞,边说,「不累的接着跳舞!」她俩是今天
  唯一固定的一对舞伴,时而偏偏起舞,时而搂肩吻腮;时而疯狂搂抱,时而莺声
  细语,说着悄悄话,俨如一对恋人!

  第二十章力战群美2

  连续和七个时装模特交媾将近两个小时,我真有点累了,在韵婷的安排下,
  我来到上次我们做爱的地方休息,这是一个电动床,或者说是电动椅,从头到脚
  微微倾斜,中间稍凹,软绵绵的,我穿着那件碎花旗袍躺在上面摇晃着,稍微有
  点振动,很舒服,感到全身放松,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半个小时后,我醒来了,看见韵婷和汝珍正在那两张电动椅上交欢,两人都
  闭着眼睛,很陶醉的样子,听到我下床的声音,她俩停止了,我说:「不好意思,
  打搅你们了!」「我们这也是休息,一会还要玩游戏呢!」韵婷说,「走,咱们
  出去!」一进大厅,她们六人还在跳着舞,这回是真跳,音乐很缓,每一对都离
  的很近,大概是为了接吻和噌乳房方便吧,我猜想。

  「下一个游戏是狂欢,摇滚音乐伴奏,大家随便找性伙伴,总时间两个小时,
  但是所有人穿的旗袍必须换掉,做爱一次,换一件!想多穿几样旗袍,就必须多
  和别人做爱!这些旗袍可都是新的!」韵婷的声音虽然柔和,但带着威严,让人
  不得不遵从,「必须等音乐起来,大家跳了一会舞以后才能行事,也就是说我们
  这个游戏不能寻找特意的性伙伴,逮住谁就和谁干,是Random!」摇滚音
  乐一响,大家就跟着跳起来起来,以前在舞厅见过女人跳摇滚,但没有见过穿旗
  袍跳的,她们跳得都很自然,姿态也很美,看来已经习惯了;我也就学着她们开
  始跳,那种感受也很爽快这一跳,忘记了忧愁,忘记了烦恼,忘记了一切的不快!
  忘记了我是男人还是女人!

  接着,她们很自然地进入的游戏的高潮,跳舞时,有的用屁股、用乳房相互
  蹭来蹭去,以撩拨对方的情欲,有的边跳边摸弄自己的乳房,以唤起自身的性欲,
  慢慢地,有人渐渐地进入了状态。

  我一直惦记着丽雅,刚才没使她尽兴,有点过意不去,这次必须补上!跳舞
  时,我一直找寻着那件鹅黄色旗袍,她也慢慢地向我靠拢,心有灵犀一点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