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87kk.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龙宠>>第二集

<<龙宠>>第二集

  书名:《龙宠》第二集 

  作者:萧九

  出版:河图出版有限公司

  首发:失落领地

出场人物:

    玛莉亚:女子学院三年级学员

    玛莎:卡纳女子学院三年级学员,是玛莉亚的双胞胎妹妹

    罗德:波亚骑士团团长

    艾德:鳄鱼人

    狄克:男子学院院长

    亚尔维斯:男子学院学员

简介:

    为了救黎丝,富有爱心的罗克当着玛姬还有约瑟芬的面破了她。

    S级重犯艾德被人救出地牢,月末交流赛暗藏杀机。

    做为学院唯一男淫,罗克被安排参加交流赛,约瑟芬安排女老师给罗克特训,期间发生很H很邪恶的事……

    老师,好湿!

    罗克:放马过来吧!女老湿们!

第一话 救她所以干她

    像变成淫魔般的黎丝脱着罗克裤子,满眼淫欲,淫水更是顺着大腿内侧哗啦啦地流下。

    “黎丝老师!你不要这样子!人家才出生两周!还是纯洁小处男啊!呀咩嗲!呀咩嗲!”装纯的罗克都快哭出来了,完全不反抗,就看着黎丝扯开皮裤,并将肉棒掏出来。

    “黎丝老师!你是老师啊!不能对学员这样子的!”

    “哇唔!好大!”

    套弄着肉棒,黎丝根本不在乎围观的女学员,就脱着自己的超短裤,肉洞极度空虚,需要她手里那根热得都快要将她融化的肉棒填充。

    不敢正视肉棒的黛比忙转过身,而其他七名学员都是盯着肉棒,她们身体没有这个器官,好奇心让她们都忽略了即将“受难”的罗克,而是盯着那根硕大肉棒。

    “我要你操我!操死我这骚货!”

    “黎丝老师!放开罗克!”约瑟芬院长急忙跑过来。

    (别打搅老子啊!)

    黎丝吞着口水,已拉开超短裤拉链,并将超短裤连同低腰内裤一道退至膝盖,肥沃私地尽露,隆起的阴阜长着一丛倒三角形海贝色耻毛,粘满淫水,像喝醉了般黏在嫩白娇肤上,微微张开的肉洞口正流出透澈淫液,不是滴在内裤上,就是滴在肉棒上。

    身体往上挪,黎丝一手握住大肉棒,一手压开阴唇,身体下沈,肉菇已触到渴望被塞满的肉洞口。

    正欲吞没肉棒,约瑟芬已跑到黎丝面前,用力推开黎丝,并喝道:“再敢对罗克无理!我就辞退你!”

    跌倒的黎丝完全无视约瑟芬,爬向罗克,手再次握住肉棒。

    “院长,你让开!”玛姬跑到黎丝身后,一针刺入黎丝颈部,黎丝瞳孔涣散,人已倒在地上。

    玛姬松了口气,道:“罗克,快点穿好衣服,将黎丝老师带到医疗室,我要在她醒来之前治好她。”

    本想操黎丝,却被玛姬阻止,罗克十分郁闷,无可奈何的他只得穿好裤子并背起黎丝朝医疗室走去。

    “你们继续训练。”嘱咐了句,约瑟芬也跟了上去。

    将黎丝放在观察室的木板床上,罗克和约瑟芬就走出观察室,在外面等着。

    “罗克,你没事吧?”约瑟芬关切道。

    “我挺好的,院长,只是被黎丝老师吓了一跳,刚刚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呢,呵呵。”

    “没事就好,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约瑟芬拥住罗克,抚慰着罗克那颗差点被黎丝“摧残”的幼小心灵。

    (你妹的!要不是你和玛姬出现!老子现在已经在操黎丝了!)

    玛姬认真地检查着,见被麻醉的黎丝阴道还是不断流出淫水,玛姬就猜到这是药物作用,也就是说黎丝吃了春药。但春药是禁药,外面很难买到,学院又施行半封闭式管理,黎丝又怎?可能吃到春药?按照玛姬对黎丝的了解,黎丝绝对不可能自己傻傻地吃春药,绝对是有人给她下药!

    想到罗克和黎丝水火不容的关系,玛姬忙检查装着春药的瓶子,扣掉自己用过的,春药还少了一颗,玛姬这才知道是谁下的药。

    “罗克,我就当一回好人吧。”浅浅一笑,玛姬替黎丝盖上被单就走出观察室。

    “怎?样了?”约瑟芬忙问道。

    “院长,这事有点棘手,你进来,罗克你在外面等,可能需要你帮忙。”

    关上观察室的门,玛姬掀开被单,指着黎丝那不断流出淫水的私处,道:“就算是身体被麻醉了,这种现象还是没有消失。院长,我们都是女人,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吧?”

    约瑟芬摇了摇头。

    “这是淫水,是女人阴户受到刺激时的分泌物,这种刺激来源主要是三种,外界刺激,自身刺激,药物刺激,排除前两项,我可以确定黎丝这种反应是药物刺激的结果。”

    “你的意思是有人下药?”

    “应该不是。”笑了笑,玛姬继续道,“也许要等到黎丝老师醒来之后问一问她早上吃了什?才能确定是有人下药,还是意外。”

    看了眼黎丝湿答答的阴部,约瑟芬细眉紧皱,问道:“要多久才能醒来?”

    “每个人体质不同,麻醉剂的效果是十五分钟到半个小时不等,但在黎丝醒来之前我们还必须做一件事。”推了推镜框,玛姬继续道,“那就是设法让黎丝高潮,通过阴精的排出消除药物对身体的刺激。”

    “什?意思?”

    “如果黎丝没有高潮,淫水会一直往外流,流多了,黎丝就会心脏衰竭,可能连睁开眼的机会都没有了。”

    看着黎丝那不断流出淫水的阴户,约瑟芬根本不知道该怎?办,忙问道:“那该怎?让黎丝高潮?”

    “院长知道黎丝现在最需要什?吗?”

    “男人?”

    “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黎丝和持久力强的男人性交,通过性交让黎丝达到高潮,这样子她才可能活下来。”顿了顿,玛姬又道,“据我所知,黎丝还没有结婚,也没有未婚夫或者情人,能在不影响学院声誉的前提下找男人治好黎丝老师的病,可能只能在学院内了。现在学院唯一男性就罗克吧?”

    “你的意思是……”想起罗克被黎丝推倒时的惊慌,约瑟芬断然摇头,道,“我不能让罗克幼小的心灵再次受到伤害!”

    “可这是唯一的办法,你难道要黎丝老师死在这里吗?”

    “罗克是龙人,他还在努力地学习怎?变成龙之王。刚刚黎丝的极端行为已让罗克心里蒙上了阴影,如果让他和黎丝……那罗克可能会产生心理障碍,别说蜕变为龙之王,可能都会去自杀了。”

    (罗克啊罗克,原来你在院长的心里是如此纯洁如此脆弱的啊!)

    轻轻一笑,玛姬道:“罗克很善良,虽然黎丝老师老是针对他,但他在我面前还是经常夸赞黎丝老师,说黎丝是个严厉的好老师,现在黎丝老师有难,我相信罗克会帮忙的。”

    “罗克的健康成长比任何事都重要。”

    “救不救黎丝,让罗克选择,好吗?”

    “唔……”

    看了眼快要醒来的黎丝,玛姬继续道:“想要和异性性交的欲望会让黎丝体力比正常人高出至少四倍,如果让黎丝逃出学院,她会像一只淫兽那样渴望和任何异性性交,然后整个卡纳城的人就会以为我们学院里的女人都是寂寞得想找男人,再传到国王耳中,学院可能会面临暂时关闭的危险。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你有考虑过吗?”

    沈默片刻,约瑟芬摆手道:“让罗克自己选择吧。”

    “谢谢院长。”将罗克叫进观察室,玛姬将自己的想法大致说了一遍。

    想到要在玛姬和院长面前操黎丝,罗克激动得肉棒瞬间硬起,但脸上又写着为难,道:“我很想救黎丝老师,但我不知道该怎?办。”

    “我教你吧,院长,你要先出去吗?”

    “不用。”

    戴上一次性手套,脱掉罗克的裤子,玛姬握住肉棒套弄着,道:“很简单,你爬上床,将你这根插进黎丝老师下面那流出水的洞里,然后抽动,直到你感觉到有股很热很热的水流从黎丝老师阴道深处喷出,明白了吗?”

    心里乐开了花的罗克一脸呆滞,道:“这样子不会弄死黎丝吗?”说着,罗克走到约瑟芬面前,故意摇了摇硕大肉棒,“院长,我这个这?的大,如果插进去,黎丝老师死了怎?办?”

    有过性经历的约瑟芬忙移开目光,道:“你按照玛姬医生说的总没有错,快点吧。”

    “好的。”爬上床,罗克握着肉棒,问道,“怎?插进去?”

    看着装纯的罗克,玛姬差点笑出声,但又装得一脸严肃。

    在黎丝臀部垫了枕头,玛姬让罗克分开黎丝双腿,并握着罗克的肉棒顶住黎丝肉洞,道:“罗克,你的阳具太大了,所以你要慢慢插进去,不能太心急。”

    “好的。”一脸正经的罗克轻轻一挺,龟头就陷进软扑扑的肉洞,被异常燥热的淫肉含住,淫肉更是吮吸着龟头,罗克打了个寒颤,显而易见,黎丝的肉穴极其渴望肉棒。

    “唔……”

    “黎丝还是处女,你要温柔一点。”

    “好的。”用力一挺,做了二十九年处女的黎丝的处女膜被龟头捅破,大肉棒一点点插入,整根都插进了肉洞,混着血丝的淫水喷出,溅得到处都是。

    “唔……”黎丝面色痛苦,但她还没有醒来。

    “现在我该怎?办?”

    “拔出再插进去,尽量别让阳具跑出来,速度越快越好哦。”

    “我试一试。”抓着黎丝双腿,罗克快速抽插着,根本不管黎丝是不是第一次,黎丝处处和罗克做对,罗克要用最激烈的性爱方式让黎丝永远记住这一天!

    “噢……噢……唔……嗯……”

    昏迷中的黎丝随着罗克的抽插发出呻吟,裹胸更是被玛姬脱至小腹,两颗32C美乳随着罗克的抽插晃动着,乳波阵阵,加之院长还在一旁看,罗克就干得更加起劲。

    听着黎丝呻吟,看着罗克那根进进出出的大肉棒,约瑟芬显得有点不自然,想移开目光,但闻到空气中飘着的骚味,约瑟芬又忍不住盯着大肉棒,更觉得自己的下体湿了。

    “唔……噢……哦……啊……”

    啪唧……啪唧……啪唧……

    连续抽插了五分钟,黎丝终于睁开了眼,下体剧痛吓到了她,而当她感觉到罗克的肉棒正在自己阴道内抽动时,她显得异常愤怒,叫道:“罗克!出去!”

    “我是在替你治病。”罗克加快了抽插速度。

    “噢……不要……出去……唔……痛……痛死了……”

    约瑟芬抓住黎丝的手,道:“黎丝老师,罗克确实是在替你治病,如果不治好,后果不堪设想。”

    “可……唔……”肉棒一次次插入,黎丝被插得都说不出话,冒出的都是舒服呻吟。

    “黎丝老师下面变紧了。”

    “那就是快要高潮了,罗克,你再加把劲。”玛姬鼓励道。

    “不要……唔……”黎丝握紧约瑟芬的手,一声高亢呻吟后,她已达到了高潮,娇躯颤抖,用一种非常複杂的表情看着罗克。

    “罗克,可以了,拔出来吧,不能射在黎丝老师里面,要不然她会怀孕的。”

    “好的。”抽出肉棒,黎丝发出了浪叫。

    “黎丝老师,你感觉怎?样?”玛姬问道。

    黎丝摇了摇头。

    “看样子你恢複了意识,你知道发生了什?事了吗?”

    黎丝依旧摇头。

    “半个小时到上课,你有没有吃了什?东西?”

    “没有。”

    “如果是服用了性刺激方面的药,应该是在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之内就有反应,但黎丝老师既然这?肯定,唯一的结论就是黎丝老师你吃了不该吃的。”

    “什?意思?”黎丝忙用被单遮住裸露下体。

    “一些食物的混合会导致中毒,而一些食物的混合会导致女性对异性好感度的攀升,甚至会想要对方占有自己,作用类似于春药,所以我可以肯定黎丝老师你是吃了不该吃的,建议你有空的时候将这两天吃过的食物列出来,要不然我担心你下次……呵呵,应该不会了。”

    “我先扶你回去休息。”协助着黎丝穿好衣服,约瑟芬就扶着她走出医疗室,刚刚被破处,黎丝下体异常疼痛,走路都像瘸子。

    关上医疗室的门,玛姬看着罗克,严肃道:“罗克,如果这件事没有处理好,监察部很可能搜查学院,到时候第一个倒霉的就是我。”

    “黎丝吃错东西,你救了她,监察部应该表彰你才对。”

    “罗克,我不和你打哑谜,下次要对谁下药要经我同意。”

    “你都知道了?”

    “当然,吃东西怎?可能会吃成那样子?”一手勾住罗克下巴,一手握住湿漉漉肉棒,玛姬笑道,“知道你将春药用在黎丝身上,我非常气愤,但是能让自傲的黎丝受到这种惩罚,我又很开心,反正噢,下次记得跟我说一声。”

    “行!”手伸进玛姬裙内摸了一把,罗克笑道,“下面下雨了哦。”

    “下你个头!”

    “太湿了,对身体不好,我来帮你。”让玛姬趴在床边,罗克就脱掉她的短窄裙和内裤,一肉棒插进湿漉漉淫穴。

    “喔……罗克……”

    “舒服吗?”

    “唔……刚刚看到你干……干黎丝……我都想抢过你的棒棒……啊……慢点……别太快……啊……啊……”

    “想要我的精液,是不是,亲爱的玛姬医生?”

    “是……唔……要……要你的精液……灌满……灌满……”

    “灌满哪里?”

    “下面的洞洞。”

    “在射进去之前,我还要好好操你。”抓着玛姬蛇腰,罗克已开始极速抽插,玛姬那两颗硕乳啪、啪、啪地拍打着床板,没几下就红了,疼痛刺激让她的乳头充血,更让她兴奋得忘乎所以,只能用呻吟和摇摆臀部来赞美罗克能干。

    当晚十点,卡纳地牢。

    “狄克院长,您好。”

    “我要见一见艾德。”

    “抱歉,艾德是S级重犯,如果没有国王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见他。”

    “国王让我见艾德,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去问他。”

    “这……”

    “狄克院长,别让我们两位为难,行吗?”

    卡纳地牢门口,一身黑袍的卡纳男子学院院长狄克负手而立,满脸怒意,目光在两名守卫间移动着,怒斥道:“国王陛下担心艾德逃走!所以特意叫我来确定一下!快点带我去见艾德!如果出了意外!你们的脑袋都将落地!”

    “行,行,我陪您去,好让国王陛下放心。”一守卫忙打开地牢大门,陪同狄克走向地牢三层,一层关押着普通囚犯,二层关押着死囚,三层则关押着S级囚犯,也就是所谓的非人死囚。

    守卫和狄克走到下一层,地牢守卫就想将大门锁上,一阵凉风吹过,他打了个哆嗦,忙将门锁上,却不知一个潜行者已潜入了地牢。

    “狄克院长,艾德绝对跑不了的,你大可放心。”

    “国王今晚做恶梦,说艾德要刺杀他,所以叫我来看个明白。”

    走到三层最深处一个完全封闭的铁牢前,守卫忙从一大串钥匙中找着铁门钥匙,手都在发抖,对他或者任何一个人而言,艾德就是噩梦源头,就连看他一眼都会好几天睡不安稳。

    找到两把钥匙,守卫先打开了中间那一扇小门,拉开一条缝儿,朝里看了眼,一具灵柩立在牢房中央,十几条铁链捆着灵柩。

    阴风阵阵,守卫打了个哆嗦,忙道:“狄克院长,人在呢,你放心了吧?”

    “也许已经空了。”

    “别再为难小人,好吗?”

    留着一小撮胡须的狄克露出温和笑容,道:“这样子吧,你把门打开,我进去看一看,敲一敲,听声音就可以判断艾德有没有在里面。”

    “那小人在门外候着。”

    “嗯。”

    打开门,守卫让到了一边,眼睛根本不敢往里看。

    走到灵柩前,狄克深吸一口气,喃喃道:“弟弟,哥哥来接你了。”

    听到这话,守卫脸色大变,刚想拔出剑,却发出闷哼,脖子被割裂,鲜血洒在铁门上,一个手拿匕首的黑衣人站在他面前,食指点了下守卫额头,守卫就倒在了地上。

    “暮影,去把风。”

    黑衣人作揖后便隐入黑暗中。

    狄克从守卫手里拿过钥匙走到灵柩前。

    打开锁住铁链的锁,狄克手抚摸着灵柩表面的黑色十字架,人更是紧紧抱住灵柩,耳朵贴在上面。

    咚、咚、咚……

    听到心跳声,狄克表情变得狰狞,咧嘴狂笑着。

    笑了足足一分钟,他才恢複平静,并打开了灵柩,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全身裹着白布的木乃伊,头部不像常人,整体突出约二十公分,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五个十字架。

    “艾德,想我了吗?”

    木乃伊剧烈摇晃着,却怎?也挣脱不了。

    “这种小儿科的束缚却难倒了我亲爱的弟弟,唉!”呼吸沈重的狄克拿掉了十字架。

    一声巨响,灵柩爆炸,碎片飞得到处都是,空中还飘着白布,狄克更是被沖击力沖到两米外。

    定住身体,狄克望着眼前这个脑袋像鳄鱼,身体像人类,还长着鳄鱼尾巴的怪物艾德。

    艾德握紧拳头,捶胸咆哮着,地牢都在摇晃。

    狄克拍了拍手,道:“狄克,安东尼伯爵需要你。”

    艾德睁开那双好像泡在血里的红眼,咆哮道:“我被困在这里整整五年,他现在才想起我,我要宰了他!”

    “现在不是让你自由了吗?”走上前抱住艾德,抚摸着那张鳄鱼嘴,狄克道,“月底将举行两学院的交流赛,到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将参赛的人全部杀死,特别是女子学院。艾德弟弟,我跟你说,女子学院里的学员各个貌美如花,你一定会爽死的。”

    “爽你妈逼!”推开狄克,艾德骂道,“操你娘!老子的鸡巴已经被割了!”

    “割……割了?”

    “老子奸杀了一百多个女人,他们就割了老子的鸡巴!”

    “伤心的往事就别再提了。”狄克再次抱住艾德,“就算不能再操女人,你也可以杀掉她们。”

    “绝对!”

    “走吧,我带你去洗澡,你身体都臭了。”

    从三层走到一层,艾德杀死了阻止他的地牢守卫,甚至还咬断了几个伸出手求救的囚犯的手指,饑饿嚼烂手指吞进了肚子。唯一没有被杀死的就是大门守卫,看到艾德,他就使出吃奶的力气跑向皇宫。

    向皇宫侍卫说明来意,侍卫忙领着守卫去见亚伯拉罕。

    当守卫见到亚伯拉罕时,他吓到了,因为狄克也站在亚伯拉罕旁边,但守卫还是说了艾德越狱一事,自然也提到了狄克。

    “胡说!狄克一直在陪我下棋!根本不可能跑到地牢!更不可能放走鳄鱼人艾德!”亚伯拉罕怒道。

    “陛下息怒,属下说的都是真的。”守卫忙跪在地上。

    狄克道:“先派人去地牢查个究竟吧,陛下。”

    “福特,你带领侍卫队和他去地牢查清楚。”

    “是!陛下!”

    福特和地牢守卫离开后,亚伯拉罕根本没心思下棋,就和狄克坐在棋盘前聊着五年前那场波及大半个波亚的叛乱,为首的正是亚伯拉罕的亲弟弟安东尼,目的很明确——夺取皇位。

    “艾德是安东尼手下,想必这次的劫狱和安东尼有脱不开的关系。”亚伯拉罕道。

    “其实当初我就建议陛下您杀掉安东尼,陛下却只是将他驱逐出波亚,虽然这是您仁德的表现,但安东尼整颗心都被魔鬼吃了,他根本不会体会到您的苦心。”

    “我现在只能希望这次的劫狱事件不是安东尼策划的,要不然波亚又要风起云涌了。”

    “艾德手段兇残,一点人性都没有,所以要是确定他越狱了,就要尽快将他抓回来。”

    “嗯,狄克,你先回去,明早你去找一下约瑟芬院长,确定一下月底两学院的交流赛,红莲没有在,交流赛就由你和约瑟芬经手,我的要求不高,只要学员们都安安全全的,特别是女子学院。”

    “嗯,我明白了,那陛下您好好休息。”鞠躬后,狄克便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卡纳女子学院寝室楼202室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声源并非来自拉妃儿,而是罗克,睡得正香的罗克鸡鸡被拉妃儿踢了一脚,尽管不是很重,但脆弱的鸡鸡怎?经得起拉妃儿摧残啊!

    罗克暴跳而起,瞪着拉妃儿,咆哮道:“踢你妹!不许用这?暴力的方式叫我起床!你是公主!你难道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本公主昨天就和你说过了!在我起床之前你必须起床!不起床就算了!你还打呼噜!本公主的正常睡眠都被你弄乱了!”只穿着睡衣的拉妃儿小手叉腰瞪着罗克,没有罗克高,她只得踮起脚尖。

    “好,咱们心平气和的说。”揉着鸡鸡,罗克继续道,“我是龙宠,你是我名义上的主人,所以你必须对我好好的,因为你脾气的好坏都会影响到我。要是你对我太差,我可能还会弒主,玛莉亚都和你说过的。所以你要温温柔柔的叫我起床,就算我打呼噜了,你也应该忍一忍,毕竟龙宠没有睡好,他白天就没有精神,这也会影响到你的训练,知道不?”

    “毛线!”

    “毛你妹!和你讲道理!你怎?就不听!”

    “从小到大,本公主说一,没人敢说二,你这只龙宠却处处和本公主做对,再敢这样,本公主就把你砍了!”

    “那你就做不成龙骑士了。”

    “我又不稀罕!”

    “好,既然你这样子说,那为了我的龙身安全,我还是离开你吧。”罗克跨步就走。

    “回来!我稀罕!”

    露出一口白牙,罗克嬉笑道:“既然稀罕我,你就应该温柔一点。”

    “过来,我给你温柔的抱抱。”

    “好啊。”

    走到拉妃儿面前,罗克满脸堆笑,拉妃儿则抱住罗克,膝盖顺势提起,攻向那饱受摧残的鸡鸡。

    罗克一手按住拉妃儿膝盖,骂道:“踢你妹!”

    退后两步,拉妃儿道:“想让本公主对你好,你就乖乖的做龙宠,哼!快点伺候本公主穿衣服。”

    “穿你妹!”骂出声,罗克已拉开门就往外跑。

    咚!

    罗克那张脸撞到了平底锅,鼻子差点被撞歪,人更是差点被撞傻了。

    定眼一看,面无表情的汉妮站在眼前,手里拿着平底锅。

    看了眼撩起袖子跑过来的拉妃儿,罗克侧身跑出寝室,跳上护栏,一跃,人已落到操场,并对着拉妃儿直做鬼脸。

    “气死我了!”

    “噜噜噜噜,有种来追我呀!”罗克边吐舌头边拍屁股。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拿来!”抢过汉妮手里的平底锅,拉妃儿用力扔出。

    “额……”

    咚!

    罗克还没有反应过来,平底锅就準确无误地砸在了他脸上,身体僵硬的罗克笔挺挺地倒在了地上,那张帅气的脸上还粘着平底锅。

    “找死!”拉妃儿吐了吐小舌头就走进寝室。

    汉妮一脸无奈,喃喃道:“还想煎蛋给你们吃,看样子要等到明天了。”

    罗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足足五分钟,当他听到脚步声,他就拿开了平底锅,两条被肉色丝袜修饰得修长的大腿映入眼帘。目光沿着大腿往上爬,罗克看到了超短裙内的花色内裤,阴部被勒得很紧,两块肉丘肥肥的,一两根阴毛更是从边角探出。

    玛莉亚弯腰看着一脸呆状的罗克,问道:“需要我送你去医疗室吗?”

    “不用,我只想保持这姿势。”

    “我还要去吃早餐,就不陪你咯。”

    “你也要保持这姿势。”罗克一脸严肃道。

    “为什??”

    “要不然我看不到你下面。”

    “H的家伙!”白了罗克一眼,玛莉亚哼着歌儿跑开了。

    当天中午,约瑟芬办公室。

    “早上狄克有人来找,说了两件事,第一件是鳄鱼人艾德越狱,第二件是月末两学院的交流赛,艾德越狱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只要确保他不会跑到学院捣乱就行了,所以我们要将重点放在二九三十这两天的交流赛上,这次主要有五个环节,长跑,搏击,剑术,枪术,生存挑战,和往常一样,只允许新学员参赛。”

    “这次我们只招了八名新学员,他们至少招了五百名的新学员,不管是哪个环节都对我们不利。”莎洛姆道。

    “去年我们招收了十四名新学员,但我们拿下了长跑、搏击、剑术三项第一,他们只拿到了骑术第一。”

    “但那次有爱尔波塔在,而今年的八名学员都不怎?会吃苦,更别提……”

    “我忘记说了,这次除了生存挑战,其它四个环节都由罗克参加。”

    “罗克?”被罗克破处的黎丝一脸惊愕,道,“罗克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肯定拿个倒数第一!”

    “黎丝,我知道你对罗克有偏见,但他救了你。”

    “可他让我失去了女人最重要的东西!”

    “什?东西?”安吉莉娜问道。

    “没什?。”黎丝脸都红了,忙换话题,“剑术和枪术有什?区别?长枪对剑?”

    “枪术是指对风魔枪的运用的熟练度和準确度,这也是我将安吉莉娜叫到办公室的原因。”

    “可我们学院根本没有训练魔枪士。”卡萝道。

    “早上和狄克谈,他增加了枪术环节,我减掉了骑术环节,不管是枪术还是骑术,对我们都不利,所以多了哪个或者少了哪个都无所谓,安吉莉娜。”

    “什?事?”

    “你负责训练罗克如何使用风魔枪,我要求不高,只要他能开得了枪就行了。”

    安吉莉娜嘴角翘起,道:“罗克会惊艳全场的。”

    看着卡萝、黎丝、莎洛姆还有安吉莉娜,约瑟芬道:“从明天算起,离交流赛还有十四天,在这十四天里,你们要单独训练罗克,卡萝你负责搏击,黎丝你负责剑术,莎洛姆你负责长跑,安吉莉娜你负责枪术。时间我都安排好了,晚上六点半到十点半,一共四个小时,你们每个人训练罗克一个小时,先是枪术,再是剑术,再是搏击,最后是长跑,除了长跑是在操场进行,其它都在室内进行,我不希望其他学员影响到罗克。”

    “院长,剑术环节应该还是和去年一样,是以长枪对剑吧?”黎丝问道。

    “只要是冷兵器都可以使用,但黎丝是教长枪,所以罗克用的武器确定是长枪,其他还有什?问题吗?”

    “生存挑战是什??”

    “这环节狄克对我保密,但只要我们赢了三个环节,就算生存挑战环节我们输了,总成绩还是我们第一,还有什?要问的吗?”见她们都没有想问的,约瑟芬就和她们一一拥抱过,道,“罗克是龙人,希望他能像爱尔波塔那样创造奇迹,奇迹的创造也需要四位的努力,这些天就要幸苦你们了。”

    “院长,我不想……”黎丝咬着下唇。

    “什??”

    “算了,训练就训练。”

    四人离开后,约瑟芬专程到寝室楼202找罗克,将月末交流赛的事说了一遍,得知自己要参加全部环节,罗克震惊了,蛋疼了,无奈了,想骂你妹了,但碍于汉妮站在一旁,罗克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当他听到老师每晚都会单独指导他,他又来了精神。只要能和娇艳欲滴的老师们单独相处,罗克要做的不仅仅是揩油,而是非常非常H的事。

    但当罗克听到安吉莉娜要教他使用风魔枪时,罗克当场石化了,都想找个地洞鉆进去,安吉莉娜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啊!

    送约瑟芬出寝室,罗克道:“院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为什?那个豆丁大的安吉莉娜会是魔枪研究团团长,你不觉得她太小了,处理事情欠稳重吗?”

    约瑟芬笑了笑,道:“安吉莉娜只是个子小,她其实已经二十五岁了。”

    罗克再次石化,他怎?也不相信那要靠八公分高跟鞋才勉强有160的安吉莉娜竟然已经二十五岁了,但院长没有骗他的必要啊!

    当风中淩乱的罗克回过神时,约瑟芬已经走远了,他只好继续在风中淩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