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87kk.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亚特兰提斯战记第十六集

亚特兰提斯战记第十六集

第十六集 魔族领域

内容简介:

封面人物:唐娜?丽诺比丽  

打着「探查沦陷的圣华隆帝国北方消息」旗帜躲避女人债的瑞格,心惊胆战的进入魔族占领区,眼前所见却是──真实版《神魔世纪》?

  必须获得「居民身分」才能共享魔网讯息的瑞格,居然广受魔族尊敬??瑞格要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遭到魔变仍沖至南岸、生命垂危的女骑士,又会透露什么消息呢?

  唐娜?丽诺比丽(Donna zenobla):本名唐娜?金,圣华隆帝国皇家骑士团女骑士,魔化后变成神族,是魔变后第一个沖出魔域向人类报信的英勇女性。

  赫卡忒(Hecate):魔族领域的神秘存在,有着数百个不同类型的分身,有时是机械傀儡,有时足人形魔偶,真实身份令人匪夷所思。

  瑞格?安帕:柯魔鬼核心装置加持的小流氓魔法师,身为国际势力节扣抢夺的準天阶,不知不觉地陷人複杂的战争漩涡。

  迪维拉奇:皮肤黝黑、个头高大的吟游诗人,一直跟随在瑞格身边纪录英雄事迹。

第一章 进入魔域

  圣华隆帝国的西南高原上面住着人数众多的毛民,他们崇拜雪山与湖泊,将最大的雪山称之为“圣山”,在圣山脚下建立巍峨的庙宇,叫做“圣庙”。由圣山上融化的雪水所形成的浩瀚大江,被他们称之为“圣江”。

  圣江源远流长,流淌过广阔的土地和山脉,横穿整个圣华隆的国土,将这个庞大的国家一分为二,最后融合在帝国最东面的大海之中。关于这条大江的传说与故事,在东莱大陆上数不胜数。

  最辉煌的传说,就是圣江是人类的发源地。在大华帝国建立之前,人类居住在圣江之南的江湖地区,圣江以北全是兽人与异族的领地,而西南的蝎尾地区则是精灵森林,东南的群山则是矮人帝国。

  大约一千年前,圣华荣率领他的人类大军,正式渡过这条大江,开始人类帝国崛起的圣战。他驱逐兽人与异族,占领土地肥沃的北方平原,夺得最为富裕的牧场和草原。有了战马之后,建立流传千年的骑士制度。凭借无数英勇的人类骑士,兽人与异族们才节节败退,最后躲避到常年都是冰天雪地的北彻大陆之上。

  大华帝国的历史,甚至可以说整个人类主宰亚特兰提斯的历史,都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在千年后的今天,圣江以南的河岸上再次云集数不胜数的人类大军,密集的军营连绵至群山的脚下,簇拥的人头黑压压的望也望不到边。民夫们运粮草的车队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汇集,铁匠们架上火炉,日夜不停地锻造着武器。

  人类又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圣江以北的所有土地全部被魔族占领,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让亚特兰提斯每一个人类都从内心深处发出惊慌的冰寒。

  魔族啊!那个在《圣经》之中,被誉为有着毁天灭地实力的邪恶种族。传说中被诸神关进地狱里的邪恶种族,居然在千年之后又出现在亚特兰提斯,而且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就让圣华隆这样庞大帝国的北部六省尽数沦陷,两百万人类大军彻底覆灭,真的是让人觉得是在做梦一样。

  所有人类都清楚,魔族的欲望与野心是没有尽头的。所有人都相信魔族唯一目的就是占领整个亚特兰提斯,将所有人类变成他们的奴隶。

  教会这?说、帝国这?说、政府与官员也这?说,甚至连流窜在民间的艺人与吟游诗人都这?说。当然,迪维拉奇那个冒牌的家伙除外。

  “我觉得南岸现在这?剑拔弩张、草木皆兵的,有点夸张吧?哪有魔族啊?一个都没有看到好不好?”

  迪维拉奇趴在草丛里,顶着一窝乱草向着宽阔的大江对岸极力远眺,望得眼睛都酸痛了,却是一根魔族的毛都没有看到,黑炭头不由得大失所望。

  “四十八支斥候啊!连日来向北岸派出四十八支斥侦察队,不但全是军中精锐,其中不泛中阶甚至高阶的魔法师,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回来。只要过了河的,全部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瑞格坐在草地上面,看着对面空旷的河岸若有所思。圣江南岸现在已经云集数十万的圣华隆军队、十数万的各个小国联军、上百万的民夫与工匠,这片最适合大军登陆的着名河岸,基本上已经变成一座兵城。

  可是面对人类军队这样大规模的集中,占领圣华隆帝国北方六省的魔族,始终像是笼罩在云雾里。南岸派出去的侦察队没有一支回来,用任何大型探测魔法也看不到北岸半点情况。

  面对南岸集结的大军,魔族不但没有派出军队前来圣江北岸布防,甚至连探子都没有派过来一只。

  这些魔族难道真的像《圣经》所说的那样嚣张跋扈,一点都不将这百万大军放在眼里?

  想想也是,两百万大军都在他们的攻击中烟消云散了,魔族怎?会将南岸战斗力远逊北军的百万军队放在眼里?

  “他们不是魔族,绝对不是!”

  珠子大人阴阴的声音在瑞格的脑海里回响,小流氓很是痛苦地揉了揉额头,在心里面叹息道:“萨勒,他们是不是魔族,你跟我说没用啊!虽然逃出来的难民很少,但毕竟也是有的。他们都证实了,那就是魔族,和《圣经》上描述的魔族一模一样。好吧,就算编《圣经》的椰苏也没见过魔族,但那颗魔鬼核心三十六号总见过的吧?再说《神魔世纪》那款魔法镜游戏里的魔族形象,你也没说不像魔族啊!”

  “真的是魔族就会被我感觉到,不管他在亚特兰提斯的哪一块大陆!”珠子大人老话重提。

  小流氓觉得自己的头更痛了,呻吟着道:“萨勒,我比你更希望他们不是魔族。但是几千年过去了,魔族既然重新出现在亚特兰提斯,你就不允许他们有点进步?

  还以几千年前的眼光看他们?按道理说,要是魔族连穿梭时空这种高难度魔法都掌握了,那将身体上的魔族气息改变或者进化,让你老人家感觉不到,也是理所当然的啊!连那伙超阶与神域都无法侦测到北岸半点情况,派出去的斥候与侦察队伍,每一支都是石沈大海。萨勒大人您是伟大睿智的魔鬼核心,但不要这?老顽固好不好?”

  是的,瑞格早就接受魔族突然入侵或者说是重返亚特兰提斯这个事实,甚至还和黑炭头这个想象力特别丰富的吟游诗人一起推测出,这些魔族是在神魔战争中,由于神族同归于尽的某种法术,被流放到某个异世界中。经过上千年的鉆研,魔族终于掌握到回到亚特兰提斯的办法,所以这些二军迫不及待地杀回来重起炉?,要抢亚特兰提斯老大的位置了。

  集体穿越啊!一直对穿越传奇很是憧憬的吟游诗人还很郁闷地抱怨过,为啥不是单穿哩!据黑炭头说,群穿的小说销量一般都很惨淡,因为读者大人没有代入感啊!

  瑞格和迪维拉奇推论出来的这个论调也是最被南岸大军接受的。毕竟这是唯一可以解释出这些魔族为什?从天而降,而且前去侦察的斥候全军覆灭的原因。

  所以这些天来,那些超阶啊、神域啊、国王啊、贵族啊、将军啊什?的,看向柏拉图神奇小法师的眼神,也就更加善意和讨好,这让小流氓肤浅的虚荣心满足了一把。

  迪维拉奇从身后拽出一艘树枝搭成的木筏,一边向河里推去,还一边忧心忡忡地道:“瑞格,真的就我们两个人浮过去侦探敌情啊?为什?不把科娜迷、奥德丽或者苏珊副院长她们叫上一、两个?她们的战斗力比我们强得多吧?”

  “我也想啊!但是这样的丰功伟绩,将来你在记录历史时,写上亚特兰提斯最杰出的英雄和天才摸入魔族领地、刺测军情时,也不忘带上马子,这不是很容易让人误会成种马流的小说吗?所以我还是决定忍痛割爱、自力更生了!”小流氓一脸正气凛然地回答道。

  迪维拉奇两眼立即望向灰白的天空,恍然大悟般地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某个多情种子,这段时间被他招惹的一大堆女人夹在中间,都快被折腾疯了呢!所以才自告奋勇地接受打探魔族虚实的任务,出来找清凈呢!原来全是我看错了啊!”

  “当然是你看错了!最近伙食孬,光吃馒头没有肉,你营养严重不良,出现幻听幻视是可以理解的!”小流氓一脸正气地道。

  黑炭头已经将枝叶茂盛的木筏推进河水中,然后跳上去,将自己藏进那一大片树枝当中,向着瑞格招了招手。

  小流氓跳上木筏,然后心有余悸地看了后面一眼,不等黑炭头说话,主动拿起一根树枝划了起来。

  虽然在黑炭头面前强硬死撑,但是小流氓自己却是惶恐不安的。昨天晚上真的是很惊险啊!自己偷偷摸摸鉆进塔绮丝大公夫人帐篷里面,却不知道怎?被奥德丽那个可恶的家伙发现了,蓝头发女魔法师竟然纠集苏珊和科娜迷一起来捉奸。

  还好自己机警,从帐篷下面逃出去,迎头看到的却是英木兰拿着寒光闪闪的宝剑。真的是九死一生啊!被英木兰举着长剑一路追杀,小流氓千辛万苦逃回自己的帐篷,却发现里面有两只蓝汪汪的妖精正和白晃晃的卡娜对峙。

  当时小流氓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这日子没法过了!

  所以天一亮,小流氓很干脆地找上李尔王和斯範这两位南岸最高掌舵的超阶魔法师,主动请缨前往北岸侦察,让两位超阶魔法师感动得热泪盈眶,顺便被骗走一大袋的极品魔晶石和魔法卷轴。

  一踏上木筏,瑞格才觉得自己逃出生天。女人发疯是很可怕的事情,特别是一群强悍的女人发起疯来,简直就是要人命的!

  当然,小流氓之所以愿意自告奋勇地渡江侦察,也不全是为了躲避一群争风吃醋的雌性——不仅仅是因为女人,主要是小流氓也想为珠子大人证实一下,河对面的到底是不是魔族?

  因为魔族不但精通强大的魔法,还会飞翔,所以为了安全起见,瑞格和迪维拉奇选择最谨慎的渡江方式,那就是木筏。

  同时为了迷惑对方,斯範大魔法师还命令在同一时间,向圣江里推出数以百计同样用树木扎成的木筏以混淆视听。

  如同空空的北岸毫不设防一样,斯範大魔法师精心设置的木筏大阵,也没有引起对岸任何的风吹草动。

  瑞格和迪维拉奇淌着一身水爬上北岸的土地时,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感觉有些小题大做。早知道就直接从水师划艘小船过来,也用不着浑身上下泡得湿滴滴的啊。

  收拾好衣服之后,瑞格两人小心翼翼地向前潜行。走一大段路后,却发现极目所至到处都是空无人烟。两人胆子渐渐大了,也就放开步伐正常行走起来。

  “真的不对头啊!人没有一个,连鸟都没有一只。庄稼都熟在地里面没人收割,果实掉在地上也没有拾捡。难道魔族从异界穿越回来后,已经不用吃亚特兰提斯的食物了吗?”

  看着路边大片成熟的稻田与果林,瑞格疑惑地问道:“北方六省逃过圣河的居民只是占一小部分的,其他人呢?魔族就算不用吃饭,人也不用吃?滞留在北方的人类至少也有几千万吧?难道魔族将他们全杀了?”

  “魔族不会这?丧心病狂吧?就算这里的居民全部逃光了,但连动物与鸟类都没有半只,这不正常吧?”黑炭头也一脸不解:“要不然我们回去好了?”

  “开什?玩笑,继续走。”瑞格瞪大眼睛,南岸大军正翘首以待自己打探的情报。

  就这?回去,那还不得丢死人?

  再说为了这次侦察,那些超阶们可是下足本钱,光是能远距离逃生的瞬间传送魔法卷轴都有好几捆,更别说别的东西了,怎?也得让那群老家伙觉得值回票价啊。

  瑞格与迪维拉奇小心翼翼地沿着大路一直前行,但一直走到最近的一座小镇里,看到的同样是空无人烟、鸟兽绝迹。除了植物,竟然看不到任何一个别的活物。

  “萨勒大人,你有什?看法?”看到这样诡异的场景,小流氓胆子再大也有些惴惴不安,他在心里小声地问道。

  珠子大人沈默了一下才回答:“不清楚,想要分析至少得找到一个活的对象。”

  “照这模样来看,这里不像是沦陷,而是被主动放弃了吧?”瑞格自言自语道。

  “资料不足,无法分析!”珠子大人简短地应了一下就不再出声。

  倒是黑炭头听到瑞格的自言自语,摇了摇头道:“主动放弃也不对。你看这些住家,连门都没有关上,还有许多人的?台上,甚至有煮好却没来得及吃的饭菜。逃难的人不会慌张到连粮食和钱财都不带走吧?那他们到南岸去吃什??”

  “继续走,一直到看见活的东西为止!”小流氓微一思索,终于下定决心。

  事情太过于反常,不调查清楚实在难以回去向那些被他敲诈的超阶魔法师们交代。当然前提是安全第一,小流氓对圣华隆帝国没有什?以身相报的感情。

  按照小镇里的诡异情景推算,瑞格与迪维拉奇甚至以为也许走上几天都看不到一个活的动物,不料却在半天后看到目标。

  那也是一座小镇,同样空无一人。但是在小镇的街道上游弋着一只足有一人来高的巨大生物,生长四只脚和两只巨大的螯臂,模样像是一只被放大无数倍的螃蟹。

  “机械傀儡!”甚至不用珠子大人提醒,瑞格就倒吸一口凉气。

  这只怪物身上简陋的蒙皮和外露着带着齿轮的机械,简直比任何一部魔法戏里的道具还要粗糙到惨不忍睹!

  但这无疑是一只真正的机械傀儡,不是艺术魔法师们变化出来的幻影,也不是拍魔法戏时制造出来,用绳索牵引着行动的道具。

  它在小镇的街道上自如地走来走去,像是在巡逻一般。尖锐的利足敲击在青石板上,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

  “没有魔法阵在运作,也没有魔晶石在消耗!”看着那只巨大的怪物,迪维拉奇骇然道:“它是怎?动起来的?”

  瑞格也仔细地端详着那只怪物。虽然距离遥远,但以他的目力仍然看得出来,这只怪物身上确实没有雕刻魔法阵,而且珠子大人很肯定地说了,这只怪物身上没有任何的魔法波动。

  脑海中灵光一闪,瑞格突然道:“是不是那些地精留下来的?”

  “这倒是很有可能,不过看它身上的蒙皮和那些肢节,应该是才造出来不久的吧?难道与魔族一起从异世界穿越回来的还有地精?”迪维拉奇脸色顿时大变:“如果是这样的话,圣华隆北方几个省转眼间全部沦陷、数百万大军烟消云散就说得通了。再厉害的血肉之躯也敌不过这些纯粹是机械在运作的傀儡军团啊!”

  “不管怎?说,先拍下来让他们看一下吧!”瑞格掏出一块幽灵水晶,準备对这只怪物进行魔法摄录。

  谁知道他刚启动魔晶,那只螃蟹一样的怪物立即察觉到了,转过身来向两个人藏身的地方发出一声嘶叫,然后四只利足急促敲击,紧接着从小镇街道两旁的房屋里面,又跳出七、八只相同的怪物,齐齐向着两人奔过来。

  “这些家伙有魔法侦测装置!”

  迪维拉奇抢过瑞格手上的幽灵水晶,扬手远远地抛出去,然而那些怪物没有像意料中的顺着魔晶追过去,仍然向两人藏身的地方狂猛奔袭。

  “跑吧!”黑炭头对着瑞格急切地道,小流氓却是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来。

  看着那几只巨大的机械怪物越奔越近,距离只有十几公尺远时,瑞格的手一挥,那条青石板铺成的道路突然变成一片流沙似的柔软物质。

  这几只怪物猝不及防之下,它们的利足全部陷进去,然后一瞬间青石板又恢複正常,怪物们却已经被活生生地嵌镶在石板中。

  然而小流氓还没来得及得意,怪物们便挥动像巨钳般的螯足,将困住它们的青石板轰击得粉碎。粉尘飞扬中,几只怪物翻开乱石爬出来,直直地向着小流氓沖去。

  “冰冻术!”瑞格见状,立即又掰断一根魔法卷轴,心头却委实有些心痛。这些全都是钱啊!

  大片的蓝色光雾闪过,几只怪物已经被冻成冰雕,迪维拉奇不由得啧啧赞叹道:“瑞格,你也太夸张了吧?就这?几只机械傀儡,你居然先使用流沙术,现在又使用冰冻术。这个可是苏珊副院长给你的魔法卷轴啊!魔法卷轴里的魔法使用消耗是正常使用魔法时的三到五倍啊!你小子真够败家的!”

  已经是个魔法师的小流氓,虽然对这个身份的热情远不如当流氓头子那?大,但听到黑炭头这番话,总是要维护魔法师的尊严。他哼了一声道:“这个地方有点古怪,好象对魔法有什?影响一样。”

  这话他倒是没有乱讲。刚才珠子大人提醒他了,离开河岸后,好象四周多了一些干扰魔法元素的东西,具体是什?,珠子大人还没分析出来。

  “古怪?”迪维拉奇怔了一下,微微侧了一下头,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怪异:“是有点古怪,你不说我都没有发现呢!”

  小流氓瞟了这个黑炭头一眼,故意问道:“你也发现了,有什?奇怪啊?”

  “魔法元素好象受到什?东西干扰,怪不得动物们都逃光了,看来这附近有可怕的东西!”迪维拉奇喃喃自语道。

  “你以前见过这种事情吗?”瑞格好奇地问道。黑炭头这个家伙是个吟游诗人,见多识广,什?稀奇古怪的事情他可能都见识过啊!

  迪维拉奇撇了撇嘴道:“魔法的施放受到环境影响很正常啊,像是在沙漠地区不能使用水系魔法,在大海上很难使用火系魔法,在神庙里,黑暗魔法会自然地受到限制。这些都是普通常识吧?哦,我忘了,你不是正式的魔法学徒出身。”

  “你为什?懂这?多啊?难道你是正式的魔法学徒出身?”小流氓很有兴趣地问道,对于黑炭头话里夹枪带棒的嘲讽浑然不介意。

  千年难得一见的,迪维拉奇黝黑的脸上居然红了一下,然后他干咳道:“那个……我可是吟游诗人啊!虽然没有考上魔法学徒,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走路吧?见多识广的,自然也就懂得多了。”

  对于某人的自吹牛皮,瑞格毫不在意,反而很偷懒地问道:“你这?见多识广的,猜一下这里是什?情况?是不是沦陷的北方六省全部都是这种情况啊?那四十八支斥候全跑哪去了?”

  黑炭头顿时瞪大眼睛:“我只是个吟游诗人而已,你当我是神仙啦?”